三重灾祸

你好我是氧气:D
渣图产段打游戏,失眠嗜睡不早起
我太太 → @秋川水
🍅🍅🍅南伊厨🍅🍅🍅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TOZ=史雷米库
FF14=国服神意之地,ID/芙宁
APH=米英/独伊/露中/亲子分/洪普奥
凹凸世界=雷卡/瑞金/合法卡吹,疼爱埃米

其他=云纲/虎兔/银桂/鼠苑/夏尔/奥村燐/沙拉曼/天野远子/浅羽悠太/坂田银时

本命角色过激,洁癖有一点不太严重,已启动自主避雷√
感谢喜欢我破破烂烂文章跟图的你❤


【只要我不忘记,梦想就不会消失】

【雷卡】窗

+雷卡

+这也许是个现pa,非兄弟设定

+是今天考试时候写的小作文,题目也是考试的题目,修了修放上来庆祝雷卡进前20啦!

+ooc,食用祝愉快

++++++++++++++++++++++++++++++++++++++++++++

 

 

 

 

那扇窗户又打开了。

夏蝉的鸣叫声和灼人的阳光将卡米尔从睡梦中扰醒,已近中午了。

 

他迷迷瞪瞪地坐起身,半阖着眼在床上发愣,直到窗帘被风推着,轻轻抚在他的手臂上,他这才注意到那些将他唤醒的阳光和声音是从何处传来的。

 

 

 

啊,又来了。

卡米尔这会儿已经清醒了许多,他掀开被子跳下床,趿上拖鞋,推开门往洗手间去。

 

那扇窗户总是在他醒来后大敞开,像是在欢迎什么人的到访一样。

可是哪会有什么人呢?卡米尔叼着牙刷想,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吐掉一嘴巴的泡沫。

卡米尔,男,24岁,独居,职业是作家。

 

没有父母,那对年轻人早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因为家中的变故离世了,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朋友很少,这个沉默寡言的男孩子早在上学那阵就习惯了独来独往,能走到他身边的人确是有,却只有寥寥几位,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他像是一片安静的海,毕业之后便断了跟之前所有同学的联系。

因此,卡米尔的日常也特别简单,在家里收收快递做做饭,基本不外出。除了定时去楼下超市补充一下生活必需品,偶尔转到蛋糕店买些喜欢吃的慰劳自己,就只剩下抱着电脑和死线拼个昏天黑地,以及蹲在角落看看书了。

 

连他的编辑安迷修都看不下去他这幅老年人做派,本着关爱后辈尤其是自己负责的作者的人道主义精神,这位尽职尽责的责编硬是到主编丹尼尔那去给他磨了个假期回来,让他把稿子和书都放放,好好出去散散心,再不济就当采风出去旅游吧,艺术来源于生活不是吗。

 

卡米尔在电话里轻轻道了声谢,放下手机琢摸着这个建议。

 

 

 

可是又有什么地方能去呢?

 

 

 

 

他又大致检查了一遍手头的稿子,确认好之后关掉文档,向后倾身伸了个懒腰。不然先开饭吧,怎么说现在也是下午了。

 

于是卡米尔站起来,把椅子推回去,转身准备去厨房。

 

下一秒他就看到了窗玻璃后面那团金红色的火烧云。云朵一块接一块形态不一地卷在一起,天空被染上和云一样的颜色,入眼处满是翻腾的金红,看起来瑰奇又壮丽。

 

他呆呆地看着那片天空,只觉得胸中逐渐空出一片来,像是无人的旷野,只有猎猎风声盘旋在整个场景中。

 

他其实很喜欢天空,从小就喜欢。那片广袤无垠的景色如同一种引人的代名词,好像能在里面追寻到什么东西一样。

 

 

是种他很难握在手里,很难赶上,很难拥有的东西。

 

 

一直到房间的光线变得越来越暗,腹中也传出阵阵咕噜声,卡米尔才想起来他该吃晚饭了。

 

 

 

 

他在那天晚上梦到了傍晚金红色的天空。

翻滚的云彩,逐渐下沉的日轮,影子被打得漆黑的归鸟,一切都如同他下午所看到的那样。卡米尔有些恍惚,他原地坐下,好像伸手一捞就能够到云彩哪样。

只是云端尽头好像站着一个身影,也被落日余晖照得黑漆漆的,又远,一圈轮廓渡得金灿灿的。他试着向前倾身去看,那影子便像是感知到了一样,也朝他走来。

不过他们的距离隔得有点太远了。

第二天他醒来,睡前锁好的窗户打开了,迎着面吹来阵凉风,一点都不像夏天。

 

 

自那以后,那扇窗户再也没有关上过。

他其实每天都检查过,保证他的窗户锁得好好的,锁也的确是完好的。

 

那么这到底是什么原理,为什么每天醒来之后都会见到大敞的窗户?卡米尔并不清楚,他仍然每晚做梦,每晚梦见的也都是天空,不过不全是金红色的:有时候是晴朗万里无云的白天,碧空如洗,湛蓝得刺眼;有时候又是布满沉甸甸如同吸饱了水的发霉棉被般云朵的灰黑色阴天,远处隐隐约约还会传来一阵阵的雷鸣和闪电。

 

他觉得自己其实已经见遍了所有时间段的天空,唯独夜晚的。

 

缀满星辰,天气好的时候能看见银河跟月亮,蒙着一层漂亮的白色微光的夜晚天空。

 

黑夜有种独到的安全感,还在孤儿院的时候卡米尔也曾于夜晚悄悄披上外套,跑上阁楼去看星星。虽然现在的夜晚已经很难看到壮丽的银河跟洒满了星子的天空,他也还是喜欢。

 

但却一次也没梦见过,他自己也感到纳闷。

还有那个身影。

最开始站在云端的那个身影,在一次次梦境中离他越来越近。或者说,是那个人一次次踱步缩短了他们的距离。到最后他已经站在了卡米尔身边,双手插着兜,白色的头巾带子垂下一点系在脑后。他们安静地站在一起,默契地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一起看着云,看着天,等待这次梦境的结束。

 

红日在远处变得越来越透明,卡米尔知道他快醒了。

 

这是他们并肩站立的第七天。

 

他这时候忽然很好奇对方的样子,于是卡米尔转过身去面对着他,明明是那么近的距离,他却看不清那人的脸,像是永远有一层影子罩着他的视线。卡米尔皱了皱眉,模模糊糊中那人也转过身弯下腰来,嘴一张一合,好像说了些什么,最后微微提了提嘴角。

 

卡米尔醒了,梦里结尾处那个人说的话他一点都没有听清。

下一个夜晚,他迟迟没有入眠。

这一切都太奇怪了,无论是到了早上就会大敞开来的窗户,从未见过的夜空,还是梦里看不清影子的人。

卡米尔决定自己试试寻找答案。

他躺在床上,闭着眼,梦境没有如以往那样到来,思绪也不如平时那样平静,而是搅成了一团麻。

 

时钟扣上十二点的指数时,他听到静夜中身边窗锁被打开的声音。

 

几乎是在同时,卡米尔猛地翻身坐起,窗户果然大开着,而窗沿上还站着一个人。

 

“哟?你今天醒得很早啊。”

 

来人的语气有种故意为之的夸张的讶异,却也不惊慌,悠哉游哉抓着窗棂勾下腰,半个身子通过那扇窗探进卡米尔家里来。

他背对着夜空,身上披着一件纯黑的披风,那上面坠着些银闪闪的星子,把他衬得特别显眼。

“......你是谁?“

对视了一阵后,卡米尔狐疑地往后缩了缩,这样问道。倒也不是害怕,这个人身上莫名散发出一种令他安心的气场,卡米尔也觉得有些好笑。

“雷狮。”

 

那人阖了阖眼,简略介绍了自己的名字,又望向他。

 

“我们不是打过招呼了吗,卡米尔?”

“在梦里。”

啊。

那些由远及近的身影和变换着天空景色的梦境重叠起来,卡米尔恍悟,那条白色的头巾带子现在也飘在他脑后,像打招呼一样露出一个小角来。

雷狮见他想起来了,动作看起来就更加随意,他干脆盘腿坐在了窗台上,披风堆在他身边,星点照进了屋子里。

 

“你好像很喜欢天空。”

卡米尔点点头嗯了一声,他的确喜欢,那天的日落还映在他心底,就像个烙印。

“我也喜欢,所以我去做了宇宙海盗。”

雷狮一手撑着下巴,就像朋友间凑在一起谈论未来的梦想那样,讲出了他自己的。

“我觉得我们大概能聊得来。”

他向卡米尔伸出一只手,语气极其自信,好像没有怀疑过这个人会不会拒绝他的要求。

“正好我的海盗团还缺那么一两个船员,怎么样,跟我走吧。”

其实卡米尔还有很多话想问,比如你到底是什么人,比如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比如是不是就是你每天晚上跑来开我家窗户还不关,比如我们国家好像没有宇宙海盗这个职业你包不包五险一金啊?

诸如此类还带了半打的吐槽,他忽然被塞了一大堆信息,此时脑中一片混乱,只有身体凭着直觉先于理智做出了选择————卡米尔伸出手,握住了雷狮的。

那一刻他忽然感觉胸中那片巨大的空旷被什么给填满了,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明明是个月朗星稀的安静夏夜,他却好像听到了耳边呼啸着的狂风和雷鸣的声音。

雷狮笑了,他站起身来,伸出另一只手托住卡米尔的胳膊,将他从窗中带了出来。

他的披风扬起来,上面斑驳的星子好像这一刻都升上了天空,黑夜蒙上一层薄薄的银白色,卡米尔睁大了眼睛,雷狮看着他,牵着他,握紧了他的手。

“那么,我们的旅程就要开始了。”

真好看啊,卡米尔想。

夜空,星子,以及眼前这个熠熠生辉的海盗头子。

他也忍不住放松了表情,面上抹了一层笑意。

手掌被包裹,掌心贴着掌心,雷狮的体温隔着手套传过来,是温热的。

卡米尔点了点头,响亮地回应了一声

“是。”

 

 

 

————the  end————

说明一下:

雷总大概是来自另外一个次元的人,因为兴趣爱好在梦里和卡卡相遇了,觉得这孩子不错啊干脆跟着我好了。

然后海盗头子和他的船员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总之就是这么个不怎么好吃的故事,想写出雷总的出现改变了卡卡原有的生活,填补了他心中那份孤独的感觉【虽然都看不出来你闭嘴吧

最后再补一句雷卡大法好,真真最最好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