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灾祸

你好我是氧气:D
渣图产段打游戏,失眠嗜睡不早起
我太太 → @秋川水
🍅🍅🍅南伊厨🍅🍅🍅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TOZ=史雷米库
FF14=国服神意之地,ID/芙宁
APH=米英/独伊/露中/亲子分/洪普奥
凹凸世界=雷卡/瑞金/合法卡吹,疼爱埃米

其他=云纲/虎兔/银桂/鼠苑/夏尔/奥村燐/沙拉曼/天野远子/浅羽悠太/坂田银时

本命角色过激,洁癖有一点不太严重,已启动自主避雷√
感谢喜欢我破破烂烂文章跟图的你❤


【只要我不忘记,梦想就不会消失】

【瑞金】闲夏一日

 

 

 

+瑞金

+现代,大学

+年龄操作,18岁金宝与21岁瑞哥

+给@Henr 露露的生贺!!!!可算修好了嗨哟瑞金怎么这么难写x

+是听着不才的《花枝春野》脑出来的故事,希望大家也能戳下上面那个小框框点开一起听( •̀ ω •́ )y

如果播放器挂了请点我

 

 

1

即将入夏的六月总是有点闷热的。

还是上午,窗帘却已遮不住大刺刺跳跃进来的阳光。格瑞坐在桌前看书,宿舍里另外三个人打工的打工自习的自习。他前一天晚上稍微熬了会搞完了结课作业,导致今天直接睡到了十点,睁开眼时已经一个人都没有,只余窗外传来割草机隆隆的声音和清新的草叶香气。

晨间难得如此安静,让他有点恍惚,以为现在都考完试放了假。

然后响起了两下敲门声

2

格瑞把门打开的时候,金正在鼓捣他的帽子。听到门把手被扣下的声音时他立马抬起头来,指甲恰好弹在硬质的帽檐上,闷闷响了一声“咔”。

“格瑞你下午没课吧?”

他咧开嘴,招呼都没顾上打就往门里挤,对方见状默契地侧身让出一个空隙来。

“没有,已经结课了。”

“我就知道,嘿嘿,这次时间抓对啦。”金就着那个空隙钻进了屋里,格瑞倒是对他的行为表示习以为常,拉上门也跟着进屋了。

这是金上大学的第一年,他对于周边的新鲜感还很充足,整天像个好奇宝宝一样上蹿下跳,一个人活跃就算了,他还非得要拉上格瑞也一起来才行。

【我毕竟是新生,哪些地方好玩完全不清楚啊,格瑞你都大三了,对学校肯定比我熟悉呀。我是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怎么能忍心丢下我一个人摸索!】说这话的时候金那叫一个慷慨激昂义愤填膺,左手抓着扫把右手提着口袋,跟着格瑞从超市里走出来。走在前面的那人正在对比收据上的物品,一一清点有没有漏掉的。听到身后少年的发言,格瑞不免叹了口气,停下来等金上前两步,接过他手里新买的扫把,冷冷道,【我可没有你这样聒噪的朋友。】

真是冷漠,凄清,又惆怅。

 

“你很闲?”

金特别自觉地一屁股坐上了格瑞的椅子,后者看着他非常不客气的动作,插着裤兜站在楼梯旁,心下盘算着这个下午大概也要泡汤了。

果不其然,金蹭地一下就把手机举到了他面前,明晃晃的屏幕就差贴上了格瑞的脸。他抓住金的手腕往下拉,一边接过对方的手机方便自己好好看看这上面写着什么。金看起来好像特别开心,手放下来就抓着椅子,仰起脸看着格瑞————透过一部手机都能感受到那样热诚的视线。

“我们去吧!我真的好想吃那个汉堡啊格瑞!”

金兴致勃勃地如此发言道。

“你就不能自己一个人去。”

“我想和格瑞一起去啊,而且你看你看,这个套餐还送玩具的。”

金放大了屏幕当中黄灿灿的玩具图片,贴在自己脸边冲格瑞挤眉弄眼,后者迅速移开视线,果断地无视了发小在自己面前轻车熟路地耍宝。

现在是上午十一点半。

格瑞看了看手机屏幕右上角显示的时间,又看了看金亮闪闪好像放着光一样的眼睛,琢摸着这人大概是专程等着午饭时间来赌自己的,看来劝他去食堂是行不通,快餐嘛偶尔吃一顿也不碍事,更何况.......

格瑞伸手,取过挂在柜门上的背包点数里面的物品,确认完毕后他拉上包链,转头面向金,还是那副平平淡淡的口吻开口道:

“那就走吧,你东西拿好了没有?”

金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扑棱一下就挂到了格瑞背上去,大呼着“万岁”和“我都带好啦请组织放心!”

格瑞推了推他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锁了门。金就等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继续闲扯自己宿舍的事情。

更何况,他总是很难拒绝金诚心诚意的渴求。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了。

3

应金的要求,他们去光顾了离学校最近的那家麦当劳。金把每一份新品种的食物都点了个遍,端着盘子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格瑞看了他一眼,又看了餐盘里堆放的食物种类,把那杯橘色的冰沙端了过来。

“别吃太多冰的,这是在学校,闹肚子很麻烦。”

金嘴里还啃着甜筒,看到自己的沙冰被端走时皱起眉瘪了瘪嘴,想说点什么又被格瑞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只好巴巴坐下继续吃手里那块凉丝丝的奶油。舔了没两口他就忘了这码事,又笑嘻嘻地开始跟对方打趣。

格瑞从小的时候开始就是这个样子了,金也早就习惯了被这个大自己两岁的发小管教,他一向都很听格瑞的话。

呃,大多数情况下吧。

事实上,虽然两个人一块长大如影随形,但他总是和金保持着一些距离的。

小时候金跟同院的小朋友一块溜到山上放风筝,格瑞永远都是站在一边看着表,然后准时甩过去金的书包,提醒他们到点了该回家的那一个。

像个小哥哥。

他算是金背后沉默的保护者,总是站在离他不近也不远的地方,安安静静看着金晃荡完一圈,对方摔倒了也不介意,等金脏兮兮回到他身边,兴高采烈喊出一声格瑞————

然后把他推开,一边嫌弃着对方一边掏出纸来递给金,再踩着被切得碎碎的落日一道回家去。

他觉得金挺吵的,也挺傻的,所以他觉得多照看下这个在年龄上差了自己两轮的小男孩也没什么不对。省得他爬树掏鸟蛋捅了马蜂窝,手一滑往下面扔砸到过路行人,还害得自己要跟着躲。

格瑞这么想,小脑袋瓜不自觉点了点,还颇有些合理。于是金就凑过来,咋咋呼呼地问他格瑞你在想什么呀?这时候他再偏过头去看金,两个人面孔之间的距离就挨得特别近了。

对方玩闹了整天,脸上都是一道道黏上的泥巴和汗水的痕迹,纸巾抹过一遍看起来就更花了。但这张脏兮兮的脸上,那双蓝汪汪的大眼睛却总是格外有神地注视着他。

像天空,格瑞想。

碧蓝如洗,一望无际,清清澈澈的眼睛,好像能看到他心底里去。

金在麦当劳这顿午饭吃得特别满足,满足到他们从店里走出来之后都一步三回头地念叨着这次的新品味道可真好啊下次我还要来吃。

“好好走路。”格瑞头也不抬地把他往里拉了拉,两辆自行车不紧不慢地从前面驶过来,金在悠悠一阵车铃声中大声喊了一句“是!”

马路旁边就是电影院,路过时他被金蛮横地扯进去,随便挑了部正在上映的动画来看。看的时候金又嚼完了整桶爆米花喝光了一杯中杯的可乐。

他时不时凑到格瑞耳边去嘀咕一两句,要么就是混着咔擦咔擦咀嚼的声音乐得直颤。灯亮起来的那一刻金满足地伸了个懒腰,说这部电影真好看,咱们下次再来二刷吧格瑞。

然而坐在位子上的时候不觉得,等一站起来,他却整个人往后倾了倾。

“哎哟喂不行不行,”金扶住格瑞的肩膀,一边揉着自己的肚子一边压低了声音,拖着老长的调子哀嚎:

“撑死我了格瑞,撑死我了————”

格瑞则表现得相当淡然,非但没有对他的发小表示一丁点的安慰,反倒毫不留情地一把把他拉到一边去

“出去再嚎,你挡到路了。”

从影厅一出来金就瘫倒在外面的沙发上,死活不愿意这时候就回去。

“让我现在坐公交我肯定会吐在你身上的。”金说,喉咙里除了字句还哼出一个饱嗝来。格瑞冷他一眼,心想这还不是你自己的锅,既然都吃饱了饭还啃什么爆米花,还是个大桶。而金就像看穿了他在想什么一样,难受之余使劲冲他露出一个笑脸又比了个大拇指。

“哎呀,看电影怎么可以不吃爆米花呢,格瑞你也别站着多累啊快坐呗。”说着他还拍拍身侧的沙发,特别真诚地眨了眨眼睛。

他盯着金看了半分钟,金的手在沙发上拍了半分钟,又打了个嗝,格瑞才走过去坐下,伸手敲了敲金的脑袋。

“笨蛋,下次少吃点。”

金可不就是个笨蛋,格瑞这么想。

4

上小学那会,他总是和金一块回家。

高年级比低年级放得晚一些,金就会在门卫室旁边等他,一来二去的连保安都认识了这个小男孩,还送了个小足球给金自娱自乐。

有天放学,格瑞老远就看到校门口一个小点朝自己狂奔而来。金重重扑进他怀里,格瑞胸口吃痛,一拳揍在了金的头顶。

金却不像平时那样开始嬉闹,而是把手里捏着的作文本举起来,在格瑞面前使劲晃悠。

格瑞格瑞你快看!这是今天作文课的作业,老师说我写得可好啦,我还上讲台范读了!

小男孩兴奋得书包带都甩了下去,手臂也在空中挥舞着。格瑞抓着作文本,一手去扶住蹦来蹦去的金。

格瑞你看呀,你怎么不看呢?金眨巴着眼睛满面期待。

路上看书会近视的。他合上那本本子,装进包里去。

这么优秀的文章怎么可以挨到回去呢!哎呀等不及了,我现在就念给你听吧!

金猛地往前一跃,站定后他清了清嗓,两只手背在身后,饶有一副说书先生的意味。

咳咳,我有一个最好的朋友,他叫格瑞。我们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在一起啦,虽然他平时总是凶巴巴的,这不让我做,那不让我去,老不陪我玩,好不容易一起出去一趟还要盯着表,到点了到点了回家了回家了,简直像个老爷爷。

格瑞一脸复杂地看向金,金却仿佛没有感受到他的眼神一样,还在声情并茂地背诵,并大声念出了最后一句。

但是我知道那都是因为格瑞最喜欢我了,就像姐姐那样。

所以我也最喜欢格瑞啦!

5

他们在休息室呆了一段时间,等到金滚圆的肚子消化得能不至于吐出来。考虑到对方吃得太多,他们决定这半个小时的路程就不坐车了,走回去就当消消食。

电影院和学校之间有个公园,很多人吃了饭也喜欢沿着操场慢慢转到那边去。金说不然咱们也去那转转吧,格瑞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公园里绿化很好,来这里散步的老头老太太也不在少数。格瑞就这么跟金并排走在竹林绿树和老人家中间。鸟鸣声混着小亭子里传来的手风琴和歌声,把这块场子衬得热热闹闹的。

金走得慢悠悠的,或许是因为吃得太多,他没有像平时那样欢脱地在前面蹦跶,但脸上还是一样的开心,嘴巴也是像平时那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快放暑假了,格瑞我们到时候去游泳吧!”金在前面晃悠着,一双手背在身后,声音也乐颠颠的。

“嘿嘿,去年考完我就在那边泡了一暑假,谁让你都不陪我去,这次回去比赛的话你肯定游得没我快!”他突然拔高了音量,一副不战自胜的得意模样。

“那里卖的雪糕也特别好吃,不过好像是地区限定的,对,小摊车限定,等我回去了一定要多买点在家里囤着。”

你是猪吗,成天就想着吃。格瑞腹诽了一句,难得的好兴致让他没有把这句吐槽说出口。

“哎呀我会好好写作业的......”

他忽然又转过身来,提到作业这两个字的时候眉头稍稍吊起,碰到一块皱了皱,又很快展平。

“所以格瑞先生,你不觉得应该给你懂事听话的发小排出一个暑假的档期吗?”

他们已经走了长长一条路,道路两旁围栏上垂下一丛丛迎夏花来,格瑞觉得自己大抵是着了什么魔道,恍惚间金好像和那些嫩黄色的花朵重叠在了一起。他颇难得的点头,应下了本会推脱掉的邀约。

金得逞后笑得便更加灿烂,就差跳起来欢呼一声以表自己的喜悦了。他抓住格瑞的胳膊,喊着好格瑞啊我的好格瑞哟,一边紧了紧手臂,像块橡皮糖一样黏住对方。格瑞冷漠地把手从金的双手中抽出来,金也不恼,继续兴冲冲跟上前。

“不过你看我们这样子,像不像是在约会呀?”

金又凑拢了些,他走在格瑞身侧,冷不丁的就冒出来这样一句玩笑话,格瑞手一抖,差点抽到金脸上去。

“不像。”

6

他们把公园都转了个遍。回去之前恰好路过一家水果店,金一拍脑门说临出门前紫堂让他买点苹果便钻了进去,格瑞没在意,低头看了看表。

正好是下午四点整,不早不晚的。

金在店里面挑着苹果,他也是闲极,左右转转,转着转着就转进了隔壁的文具店。

是间很普通的店,不大,他随便逛逛就到了头,里面也没什么好看的,两排柜子对直,从上往下插满了各色铅笔水笔,面上摆着五花八门厚薄不一的本子,墙上还挂着些小玩具。格瑞扯下来一个小老虎的挂坠瞧了瞧,毛茸茸的有点傻,像金。

他把挂坠摆回去放好,打算去旁边看看金挑得怎么样了,却被店门前摆出来一排叠好的信纸吸引了注意力。老板娘瞧他停下,也凑过来开始介绍这件商品。

“小哥真浪漫呀,这花信笺选的都是当季的花压出来的,好多小姑娘买回去写情书呢。”

格瑞咳嗽了一下,轻声说了句我不是想写情书,又看着手里那沓纸,掂量了会,再放下。

感觉有点矫情。

他的目光在压了花瓣的封皮上流连了一会又收回来,跨出店去,身后老板娘轻轻笑了笑,电扇吊在头顶,慢慢晃着。

金早就挑选完毕,此时他正蹲在隔壁水果店门口逗猫。那只大橘猫懒洋洋的,躺在金面前任他蹂躏自己油光水滑的皮毛。男孩子笑嘻嘻的,一边嘀咕着,好像手中掌握了什么宝贝一样。注意到这边的响动,他抬起头,扬扬手冲格瑞打了个招呼,后者点点头,示意自己看到了。

迎夏从墙壁上的围栏里探出来,六月的下午四点阳光还很充裕,映过点缀在翠绿翠绿的枝条藤蔓上面的花朵,一瓣瓣都亮闪闪的。

格瑞对金怀揣着不止于青梅竹马的感情。

金对他来说是不一样的人,这一点他很早以前就明白了,只是那时候他以为金是跨越了朋友,情同手足一般的存在。后来再过了一阵子,他发现手足兄弟好像也不足以承载他的心情了。于是聪明的格瑞换了个角度想这件事,想他为什么会到高中了还盯着他老大不小的竹马不放,想他为什么在听到对方说要好好学习跟自己考上同一所大学时心里乐开了花,想他为什么总是执拗地站在金的身后跟金保持那段不尴不尬的距离,而那距离却又让他隐隐生出一份不甘来。

最后他想到了,哦,原来我喜欢金。

原来这种有别于朋友,手足,家人的感情,是悄悄发芽慢慢长大,最后执拗牵上了自己的爱情。

可他转念又想,爱情,似乎不适合金,也不适合他。

格瑞想到金的时候,脑子里一贯会浮出对方毛茸茸的脑袋来,鸭舌帽都压不住他那头乱蓬蓬的头发。

金喜欢生机勃勃的春天,阳光四射的夏天,秋天要揣上热乎乎的烤红薯分自己一半,冬天顶着冷风站在没有温度的太阳下笑得傻里傻气。

格瑞也喜欢,或者说他喜欢春天和金一块报道的新学期,喜欢夏天两个人各自抱着半边西瓜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秋天金分给他的那一半红薯热气腾腾的,冬天室外太冷了,他们一起坐公交回家的那段路总是格外的长。

路很长,金很聒噪,天气极端有时候冷有时候热,但是如果还要跟谁一起继续走下去的话,格瑞也只希望那个人会是金。

大抵这就是他思虑之后,最适合金的,也最适合他自己的东西。格瑞想,他只是希望陪着金一直沿剩下的路往前走,道路两旁开满了花,他们一同在初升的红日下走着,头顶日轮渐渐褪出云朵,变成不可直视的透明的金黄色,又慢慢沉下来,染得四周都暖洋洋的。

也许有些感情是不一定需要说出来的吧。

“啊,跑掉了”

金忽然沉着嗓音喊了一声,格瑞被这一下扰乱了思绪,闻声望去:金还蹲在那排苹果前面,只是肥猫站了起来,敏捷地从他面前跑开,径直往格瑞的方向来了。

他低下头和橘猫对视,猫围着他的脚来回饶了几圈,轻轻蹭着格瑞的脚踝。

金也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凑到他身边

“嘿嘿,他看起来比较喜欢你啊,格瑞。”

“怕是你太吵了吧。”

金不在意地摆摆手,强行忽视了格瑞的嘲讽。他向前倾身,两手撑在膝盖上看那只猫,橘猫整个挨在格瑞身边,懒洋洋的,扒拉着水泥地伸了个懒腰。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动物都是比较亲近心地善良的人嘛。”

“可我一定比它要喜欢你得多啦。”

橘猫那条尾巴毛茸茸的,挠得格瑞心里痒痒。

7

金是在录取结果出来之后跟格瑞告白的。

那天他冲到格瑞家门口,先是急急忙忙敲开了发小的家门,然后语无伦次地传达了自己已经被格瑞所在的大学录取这桩好消息,最后他站定,平复了会呼吸,在格瑞有些疑惑的目光下,说了一句格瑞,我喜欢你。

金这一句话讲得特别自然而然,好像在说格瑞我们晚饭吃什么,格瑞我明天也来找你玩,格瑞快帮我看看这道题怎么做。

所以格瑞也表现得特别自然而然,他挑挑眉,手插回兜里,权当这句话是穿过发隙耳旁的一道风,回应了一句嗯,好像一点都没有相信。

于是金便不甘心地上前,拽过格瑞的领子,让他们的嘴唇狠狠撞在了一起。

那一刻,格瑞耳边的风声变大了,呼啦啦的,像心跳一样吵。

8

金难得安静地走在格瑞身边,怀里抱着他选好的那一袋子苹果。

从这边看去,眼底这个男孩子嘴抿着,嘴角弯弯。那双蓝透了的玻璃珠一样的眼睛看遍了这条街的目之所及,最深处映进他自己的身影。

一年前的夏天也和现在没什么两样,阳光还是一样的灼热,金也还是一样站在他面前,只不过那时候两个人都摔在地上,嘴唇磕破了,有点疼。

那一刻他的眼前忽然浮现出小时候田埂上的野花,雨后叶片背上的蜗牛,仰头就能看见的碧蓝碧蓝的天空。到金的家里需要穿过一条弧形的小路,他们曾经在那条路上撞见过一对相拥的情侣,两个吵架的兄弟,三位并肩笑闹的女士。

还有勾在树枝中间再也拿不下来的风筝,小店里零售的彩色橡皮软糖,攀在树上甲壳颜色亮丽的金龟子。

金趴伏在他面前,直愣愣地看着他。男孩喉结不停地上下滚动,表情一霎那变得极为僵硬,眼神却还是专注地粘在自己身上,毫不躲闪。

而格瑞,他其实还可以问很多问题,像是时间,像是程度,像是你知道你在干什么我是怎么想的吗。在这种时候,下意识的猜疑总比欣然接受来得正常许多,所以格瑞张了张嘴,也想说点什么。

但是当他对上那眼神时,便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格瑞舔了舔嘴唇,只觉得那里的皮肤干干的,缺点水分。而心里有一块也干干的,大概需要点什么东西来浇灌它。

于是就有了他们之间的第二次亲吻,笨拙又温柔。

 

这是他跟金交往的第一个夏天。

“给我提吧。”格瑞伸出一只手,盯着金怀里抱着的苹果。他感觉这人买得太多了,也不知道紫堂看到这个数量会不会为难。

“哎呀不用不用,这点重量我还负担得起,格瑞你可别太小瞧我了!”金却没领他的情,像是要展示力量一样还颠了颠自己的手臂,并成功换来了发小的白眼。

“记得把论文交上去,别又忘了。”

“放心,我这次一定....诶那门课的老师叫什么来着....”

 

空气里飘着淡淡的苹果味,格瑞又闭着眼睛说了一句白痴。他牵起金的手,踩着细碎的夕阳的剪影往学校走去。

 

 

The End

 

 

++++++++++++++++++++++++

 

概述一下这大概是个没课的期末普通大学生约饭遛弯顺便回忆往昔的故事,前前后后改了不少,非常我流的瑞金了(非常难以把控)

尽最大努力希望他们看上去不要欧欧西(呕血

最后祝露露生日快乐暑假开心叭叭叭叭叭嘟噜哒哒哒!!!!

 

评论(5)

热度(18)

  1. Henr三重灾祸 转载了此文字
    说真的,这是真的好。非常夏天,非常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