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灾祸

你好我是氧气:D
渣图产段打游戏,失眠嗜睡不早起
我太太 → @秋川水
🍅🍅🍅南伊厨🍅🍅🍅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TOZ=史雷米库
FF14=国服神意之地,ID/芙宁
APH=米英/独伊/露中/亲子分/洪普奥
凹凸世界=雷卡/瑞金/合法卡吹,疼爱埃米

其他=云纲/虎兔/银桂/鼠苑/夏尔/奥村燐/沙拉曼/天野远子/浅羽悠太/坂田银时

本命角色过激,洁癖有一点不太严重,已启动自主避雷√
感谢喜欢我破破烂烂文章跟图的你❤


【只要我不忘记,梦想就不会消失】

【呆毛姐弟】三个礼物和一个愿望

 

【呆毛姐弟,大概是亲情向

【含过去捏造和积分赛捏造,全是我流理解,ooc慎

【剧情跳脱肥肠杂乱,好像还有点跑题请不要介意xxxxxxx


+++++++++++++++++++++++++++++++++++++++++++++++++++++++++


     埃米今年十三岁,是个刚刚步入青春期的普通男孩。

    但他又跟大部分普通的男孩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首先是他作为玳瑁星居民头上那根巨大的呆毛,锋利又柔软,是他的骄傲之一。

    其次便是他的双胞胎姐姐艾比。


    如果说巨大的呆毛是他醒目的标志,那么和他同一天出生性格却大相径庭的姐姐便是他最大的麻烦。





   那天艾比逛街回来,咚咚咚跑进门一巴掌就拍在他脑门上,哎哟妈呀可疼了,他姐下手从来心里没个准数。

   埃米哀嚎一声就差摊在地上,然后被艾比一把捞起来,啪哒啪哒的纸片飘荡声回响在自己耳边。


  “衰仔你快看这个!好像是个很好玩的东西啊,我已经报名了,你抓紧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埃米暗叫不好,赶紧挣扎着抓住那张传单,凹凸大赛四个字闯进他的眼里,还附带一堆奇奇怪怪的广告词,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姐刚才好像说了什么了不得词汇。



  “姐...你说你已经报名了?”


  “嗯哼。”


  “你一个人去......?”


  “这种好事我怎么能丢下你呢埃米,放心吧,姐也帮你报了。”



   好,他姐真的把他也卖了。


   确认这一事实后,埃米默默收拾好了两人份的行李,给花浇水,给鱼喂食,给屋子做大扫除并一一套上防尘布。艾比就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端着盘子吃他切好的芒果,嘴里含含糊糊地跟埃米聊天。


   其实他知道,就算艾比没有把他的名字一起报上去,自己也做不到把这个姐姐一个人丢去遥远的凹凸星球,参加那什么可疑的创世神大赛。


   所以埃米认命了,现在是暑假,他们都不用上课,作业他也早早解决了双份,跟着艾比走一趟似乎也没有那么难。



   他习惯了,打小父母就不在身边,他只有艾比,艾比也只有他,他们相依为命成长,这样过了许多年。

   埃米早就习惯了。

   他是个今年十三岁,刚刚步入青春期,却担负起了照顾姐姐这一重任的普通男孩。






   可是当他看到凹凸大赛的规则时,他还是后悔了。

   当初他怎么就没有冒着生命危险阻止一下他那个异想天开的姐姐呢?当初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可疑的比赛其实是要玩命的呢?

   彼时艾比还在向他展示自己的原力技能——天使射手。埃米看着这个大自己几分钟出生的小姑娘一蹦一跳,研究着武器上清晰的花纹和图案并称赞有多么漂亮,箭矢的螺旋状设计有多么精妙。

   他更后悔了,觉得长久以来的使命都被强制打断,全部扫下了桌面。



   作为监护人你可真是失职啊埃米。



   艾比倒是很及时地发现了弟弟的异常,她收回手臂上的弓,在埃米脑门上拍了一下。


   “怎么啦衰仔?这么没精打采的,难道是我的武器太帅,被闪到了吗?”


   埃米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信息,一时间连吐槽的心思都没了,只幽幽看了艾比一眼,眼白翻出了一半以上。随后他扬起自己武装了技能的手臂,算作展示。


   “哎哟臭小子这鬼手不错啊......嗯,那好分工,我就给你提供远程支援好啦。”

   “姐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个比赛有多危险啊......”

   “怎么着,你怕了不成?”


   “放心放心,姐会保护你的。”



  艾比拍了拍胸脯,语气里写满了轻松,眼神里充斥着得意。

  可埃米却无法反驳,毕竟这样的事曾真正发生过。



那是在几年前,新学期的第一天,他们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领完书后艾比打发了他回家,埃米倒也没什么意见,和恰好轮到值日的艾比在教室门口道别。

低年级被勒索其实是很普通的事,课间时也没少听人提起。所以当埃米回家被三个年长一些的男生堵住时,他很快反应过来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幸好老姐今天没跟我一块走,他在心里舒了口气。


可是当他的钱包被拿走,他忽然想起来,隔天就是两个人的生日,他今天可是带上了自己攒好久用来买礼物的钱。

这就有点不甘心。埃米便做出了轻微的反抗,后果当然是被拎起来又扔到地上。扬尘漫天,他在黄沙里咳嗽,心想真倒霉,连一点点都不肯让他留下。

接下来,他只要忍忍就能当作无事发生过,只是钱要再攒一段时间,衣服也脏了,回去要赶紧换掉。


但剧本并没有按照导演的想法来演。


接着,清脆的石头撞击肉体再弹到地面上的的声音就从面前传来,一并而来的还有艾比的喊声



“臭流氓!谁准你们欺负我弟了!!”



远远的他好像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轮廓,不断有石子伴随着风声从那边飞来,砸在那三个小混混身上。


埃米坐在原地愣了愣,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觉。



为什么艾比会来?这可不就丢脸了,说来她的确很会用弹弓,这个距离也都百发百中。


他愣神的时候,为首的那个混混却冲了上去,带着另外两人堵住了艾比。都是高年级的大个子,看起来武力值都比他们两个小屁孩加起来高多了。可那小小的影子却不慌也不怕,一蹦达,弹弓直直地往对方脸上甩。


她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埃米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慌忙爬起来,冲向艾比和那三个小混混————他知道,他已经看到那人拎起了艾比的衣领,另一只手攥成拳头,好像就要砸下去。


那是埃米多年来爆发出的第一声吼叫,他一直是个乖顺的孩子,很温和,很聪明,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从来都是游刃有余地躲在角落里抖机灵。

其实,这些逞英雄出风头的行为,不像他。


埃米奔去,腾起身子一脚踹在了那个人的背上,对方显然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动作,踉跄着摔了下去。这时他落地站定,又横了一拳,狠狠砸了旁边另一人的脸。

他护在艾比身前,向还剩下的一个人狂吼:



“你们谁都别碰她!”



在男孩们最后扭打作一团之前,吼叫声引来了附近小卖店的老板。高年级的混混见状匆忙脚底抹油,刹那间尘土飞扬,只剩下坐在地上浑身脏兮兮的姐弟俩。

老板是个好心的青年人,提上他们的书包,把埃米和艾比带回店里,用温水和毛巾擦干净他们的小脸蛋。

打理好后老板送他们回家,走之前埃米摸了摸口袋,只剩几个硬币尚还幸存。

他皱起眉来,叹了口气,用那几块硬币跟老板换来两块糖跟一张贴纸。老板笑眯眯的,又送了埃米一个小玻璃罐,好让他把礼物都装进去。

第二天埃米把那个小罐子放到艾比手里,说姐啊我也知道这个东西比较寒掺,可是我的钱昨天被抢了我也不想的。

他的姐姐盯着那个罐子看了会,又看了看埃米。然后她扯开漂亮的蝴蝶结,把糖和贴纸倒在手心里,一颗剥了包装,塞进埃米的嘴里。



“真巧,我的钱也被他们拿走了,那我分一颗给你,算扯平吧。”



后来那个玻璃罐被艾比当成了喝奶茶的水杯,那张贴纸就贴在上面——一只看起来张牙舞爪的小兔子。总是非常显眼。








参加大赛之后的日子过得挺辛苦的。

他们被巨大的魔物追赶过,也曾被强大团队的成员袭击。为了赚取足够的积分让两个人都能顺利晋级并过上还算安心的生活,姐弟俩每天都在这颗星球的各处奔走着。


埃米曾经问过艾比参赛的理由,得到了一个在他看来蠢得不着边际的答案。他冲艾比吐舌头,然后被武力威胁压制下了吐槽的语气。


艾比问他,你有意见吗。

埃米说没有没有姐你说得都对。

因为其实他想想自己,理由也是蠢得没边了——他放不下这个姐姐。


埃米对自己的未来一直没有什么特别长远的计划,没有野心,更没有执念。

他在玳瑁星的时候是这样,每天起床上学,吃饭睡觉,打扫屋子照顾姐姐。现在他在凹凸星,每天起床打怪,整理积分照顾姐姐,和以前也没什么区别。


他是个很普通的十三岁男孩,机灵、乖巧、懂事。如果不是被艾比强行拉入大赛,他还会过上更普通的日子。

可惜现实不会给他这个如果的可能,他那个热爱传奇故事与浪漫情节的姐姐永远不会这么想。于是埃米给那些平凡的未来划上叉,跟随艾比的步伐走了现在这条路。



晋级赛结束的那一天发生了许多事,不过那都不属于他们。大赛第一的团队内斗时,艾比和埃米站在离寒冰湖和烈焰山很远的地方,猎杀了最后一头铁角兽。

他们拿到的积分在及格线低空掠过,余下一小部分支撑着两个人回到凹凸大厅,并得以在休赛期安心整备。

艾比趴在桌子上长舒一口气,为了庆祝自己安全通过第一轮比赛她还叫出裁判球点了一杯饮料。埃米坐在另一边椅子上,看着玻璃外面原力回收时天空上飘起的光点,背景音是艾比呼噜呼噜嘬着吸管里的饮料,可以说是非常的不协调。


“百名之后的参赛者都会变成那样啊。”

埃米打量外面亮晶晶的场景,整个句子语调拖得慢极了,也不知是说给谁听。他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身去看艾比,小女孩还保持着趴伏的姿势,手指无意识敲着桌面,眼睛盯着裁判球展示的菜单,挑选今天的晚饭。


埃米问,姐,你怎么这么悠哉?

艾比抬起一边眼皮含含糊糊地回他,因为苦瓜奶茶好喝。


他想也是,搏击和风浪不属于他们,他们是这天空下极小的一块空地,晒得到光就够了。

但他也想获得些什么,让他安心的,让艾比安全的,能保证他们平稳渡劫的东西。





按照艾比的说法,她垂涎大赛第一名的奖励——一个实现愿望的机会。

“愿望这种东西,我当然要和我的白马王子永远在一起啊。”秀完武器后他们走出大厅,第一次踏上凹凸星球狩猎区的草皮。艾比甩甩手召唤出弓箭,一边锁定猎物一边说。


“你呢埃米,你的愿望是什么?”


这个问题被抛回来时埃米忽然有点手足无措,他还在做补刀的准备,恶魔之手在臂上未完全覆盖就戛然而止,好像给卡住了。

他确实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且不说他是被半道拉来比赛的,作为自诩的“监护人”,埃米从来都围绕着艾比展开行动和思考,至今为止他所有行为的准则都是基于艾比,所有的正在发生和已经过去的事件的由头,都是随着艾比的想法。

这个问题在一开始,就是不成立的。


但他还是想了想。

故事中的神明赐予凡人的祝福,通常是健康,美丽,财富,权力。

他抉择不出,他不需要这其中的任何一样。



“诶,那我想不如让神把你变得靠谱点吧姐......哎哟没,我什么都没说!”



艾比一只手已经捏紧了埃米的衣领,眼睛夹成一条缝,露出凶狠地表情,并成功威胁她弟弟收回了刚才那句话。而这边的动静惊扰到了刚才被瞄准的野兔,兔子们一蹦一跳,迅速逃离了危险的狩猎区域。


艾比见状赶紧放开攥紧的衣领,一边喊着到手的积分跑了一边又锤了埃米一拳。黑色小呆毛吃痛颤抖,认命地闭上嘴跟着姐姐重新搜索起了猎物。



“哎呀,开个玩笑嘛......”

“不过我还真没什么愿望需要实现的,可以的话,就把他让给你吧。”




大概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埃米就认识到了对自己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

他被艾比牵着,从会走路开始,一起跌跌撞撞学会了小跑,夏天去小河沟捉鱼,冬天去小树林烧火。艾比火红的头发在他心里像太阳,像枫糖,摇晃着如同一个路标,告诉他该往哪里去。

后来大了点,小太阳的个子和自己逐渐拉开差距,咋咋呼呼的态度却还是没变,艾比仍然热衷于牵着这个高了自己许多的弟弟往任何一个未知的方向跑。口头禅是你别怕,姐会保护你的。虽然这口头保护好像打了欠条,一张叠一张垒得比她收集的帅哥纸片还多。

但埃米心里清楚,艾比是最重要的。他的生命里得有很大一部分会被艾比占了去。



所以,艾比开心就好。




埃米决定不想了,千丝万绪被他塞回脑子里,然后他快速转了个身,笑嘻嘻跑回桌边,和艾比一起决定菜单。

大赛尚未结束,这一切全交给时间来处理吧。

他们在原力回收的光点下,慢悠悠吃掉了参赛来最闲适的一顿晚饭。



end



++++++++++++++++++++++++++++++++++++++++++++++++++++++++


其实更像是段子合集总之是想写写自己对于姐弟的理解,希望姐弟后面也能顺顺利利的🙏🙏🙏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