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灾祸

你好我是氧气:D
渣图产段打游戏,失眠嗜睡不早起
我太太 → @秋川水
🍅🍅🍅南伊厨🍅🍅🍅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TOZ=史雷米库
FF14=国服神意之地,ID/芙宁
APH=米英/独伊/露中/亲子分/洪普奥
凹凸世界=雷卡/瑞金/合法卡吹,疼爱埃米

其他=云纲/虎兔/银桂/鼠苑/夏尔/奥村燐/沙拉曼/天野远子/浅羽悠太/坂田银时

本命角色过激,洁癖有一点不太严重,已启动自主避雷√
感谢喜欢我破破烂烂文章跟图的你❤


【只要我不忘记,梦想就不会消失】

安东大哥和他童养媳的故事



【短

【不明所以

【村塔利亚试笔

【没有成功突出那种浓郁的乡土气息怎么就变成这种伪文艺了....

【早上看K太太的段子突发的短段,原地址走→http://weibo.com/1741441162/C3amYBZBK?type=comment



《安东大哥和他童养媳的故事》



住在村子南边的安东尼奥大哥是个老实的乡民,一天里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家里的番茄棚里忙活,空下来的时候就牵着唯一一头牛出去溜溜——那牛长得精壮,一对角尖尖地向前比划着。他看起来有些吓人,却是个爱往主人家身边蹭,脾气憨实得跟安东大哥一样的好伙计。

把牛牵回圈子里去之后,安东大哥就要开始准备做饭了。他常做的是大杂烩炒饭。家里能吃的东西不多,但他总能把它们拌在一起炒得喷香。今天他做了两份炒饭,给其中一份多切点新鲜的番茄,还在里面切了不少他省下来的腊肉。接着把碗筷摆上桌,安东大哥拖过来两张板凳端正坐好,就跟村里上小学的娃娃等老师来上课一样————他在等他的媳妇儿罗维诺回家吃饭。

说起他的媳妇儿,安东尼奥总是嘿嘿笑得停不下来,一双手东挠西挠不知道往哪儿放,最后咧着嘴冲你点头:俺家小罗乖,可乖了。

他的媳妇儿罗维诺是从隔壁家大奥子家那儿抱来的孩子。大奥子和村里的大部分人都不一样,长得俊,一副细框框眼镜儿戴在脸上,看起来斯文极了。他到城里上过学,还会弹钢琴,叮铃咣郎的声音吸引过不少村里姑娘,不过他一直没有成个家,大概就是那两个小孩子的关系——小崽子们是他远房亲戚的孙子,小小年纪死了爷爷,无依无靠,大奥子就把他们接了过来。那时候安东尼奥还有点闲钱,瞅着大奥子家两个水灵灵的小娃娃心里直欢喜,时不时的买上几大包糖就蹿到人家家里去了。安东尼奥很喜欢小孩子,他父母过世得早,唯一一个哥哥住得远,跟他也没什么来往,邻居心善,看他一个人过着孤苦,就把稍微大一点的那个小孩儿送去了他家养。

罗维诺生得好看,小脸儿肉呼呼的很讨喜,安东尼奥带着他出去赶集的时候常常引来年轻的姑娘们给他塞糖吃,每当这时安东尼奥大哥都很自豪,抬臂就把小娃娃举到自己肩膀上,看他挥舞着小手慌忙地拽住自己的头发就开始笑。但罗维诺脾气坏,喜欢凶巴巴地瞪着别人,嘴里也不怎么吐好词儿。他几乎什么都做不好,刚到家时还打坏了好几只新碗。开始安东尼奥大哥有些不开心,后来他想想,小家伙听说是什么名门之后,扫地洗碗做饭什么的不会倒也正常,毕竟这是大奥子那个高级知识分子的远亲,指不定他也能像大奥子那样弹弹琴呢?安东尼奥大哥拍拍头,接受了这个理由,同时放弃了本来想让他帮自己做做零活的主意,由着他去了。

罗维诺长得很快也很好,这一点上安东尼奥功不可没:给他买新衣裳新鞋,给他吃油水最旺实最新鲜的肉,还从不知道哪个地方弄来了许多牛奶给他的小罗维诺喝。安东尼奥宠他宠得上了天,水灵灵小娃娃的童年直到少年时代都过得十分安逸。罗维诺中学毕业的时候已经是一个非常俊朗的小伙子了,又聪明,不少人家上门来提亲,把着罗维诺的手称道,再介绍一下什么老瓦家的姑娘,霍家的妹妹。但都被安东尼奥拒绝了,他说俺家罗维还小呐,不到结婚的年纪,他还得去读书。说着揉揉后者的脑袋,然后接受对方狠狠一个白眼,再憨笑着把媒婆们都请回去。

罗维诺问他怎么不答应一两门亲事,安东尼奥揉揉他的头发说俺家小罗维的时间耽误不得。对方看了看他,垂下眼不知说了什么。咦,罗维是看上谁家的姑娘了吗?俺也可以帮你问问啊~见状他跟着打了个趣,罗维诺抬起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安东尼奥还没来得及问,他就一摔门回了房间。屋顶上吊着的灯晃了晃,蚊虫绕在灯泡旁飞来飞去,安东尼奥站在原地,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桌上的饭已经有些凉了,安东尼奥大哥看了看钟,被油烟熏得黑黄黑黄的纸面并没有遮住加粗了的数字,现在已经过了说好的时候,但是罗维诺还没有回来。安东尼奥从墙上取下来一个蚊帐把两碗饭盖住,他走到门口往外面望了望,犹豫了一下,还是到牛圈牵出了他的好伙计:他想他得去接罗维诺。

他牵着大牛往村口走,前一天刚下了雨,田埂软乎乎的糊了他一脚泥,他边走边蹭,牛悠闲地嚼着路边的青草,走下田埂之后,远远地他就看见了向自己走来的罗维诺。

安东尼奥兴奋地举起一只手挥舞着,他放下绳子拍了一下牛背,大牛会意地停下,他自己倒是朝着对方跑了过去,到了跟前就环抱着将罗维诺举了起来,还顺带转了个圈,就像他小时候那样。噢当然,对方也气急败坏地骂了他一句混蛋,就像他小时候一样。

这是罗维诺大学第一年回家,按着安东尼奥的意思,他当初是准备要把罗维诺送到远方城里去读大学的,最好能再远一点,到更大一点的地方,更热闹,更好,更适合他。可惜罗维诺没能随他的愿,他挑了一所离家最近的大学,愣是不愿意再往外边走。为这件事安东尼奥当初没少发过愁,罗维诺也是气呼呼的整天往外跑,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曾一度降到零点,而真正解决了这个问题的还是大奥子家罗维诺的小兄弟费里西,也许哥哥是想留在安东尼奥大哥身边呢?

那有什么好处俺不过是一个.....

那也许哥哥是喜欢安东尼奥大哥呢?

可以提亲的那种。

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安东尼奥牵着罗维诺走到大牛旁边,罗维诺抬起手跟牛打了声招呼,牛也抬起头,嘴里还咀嚼着草叶,哞了一声表示回应。

坐牛背上吧?

为什么,我又不是没有腿。罗维诺瞥他一眼,另一只手放在牛的脑袋上挠了挠。

昨天下了雨,田埂上还很脏,喏,你看我的鞋。安东尼奥说着抬起脚,向他展示自己面目全非的解放鞋。

嘁,脏死了别在我眼前晃。罗维诺别过头去冲他摆摆手,一边扶住牛背,安东尼奥笑了两声,伸手托住他的腿,帮他坐上了牛背。

看你那破鞋,穿了几年了都还留着,隔两天跟我去街上,我给你买双新的。罗维诺盯着安东尼奥的谢,想了一会儿,拍了他的脑袋一下。

嘿,这不是节省点供你上学嘛,比起这个,罗维你是不是又瘦了一点?安东尼奥晃着他那颗乱糟糟的脑袋,牵着绳子的手握得紧紧的。

你管我,再说了我也不需要你多紧衣缩食,你以为我不能打工赚点补贴吗。

是是~俺家小罗维长大了能赚钱啦,亲分年纪也大咯~

罗维诺不屑地看着对方走在眼前,时不时伸出腿踹他一下,轻轻地。

晚上吃什么啊混蛋。

炒饭,就是罗维你最喜欢吃的那种,俺放了很多肉在里面,肯定会变的比原来更好吃的~

牛在田间走得悠闲,甩着尾巴把背上的小主人带回家。他们眼前慢慢铺开的是被夕阳染红的小村落,远山模糊成一片雾气,稀稀拉拉的房屋点缀在田野间,偶尔有小孩子在身边跑来跑去,身后还回荡着妈妈的呼喊声。

罗维诺就在他身边,骑在牛背上的他比自己高了许多,记忆中满是稚气的脸也变得成熟而清晰。他本来可以走得更远,还可以变得更好的。安东尼奥暗暗想着,从包里摸出来一个番茄递给罗维诺。

早上刚摘的,吃吗?

对方只看了他一眼,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背,然后才从安东尼奥的手心接过那个番茄咬了一口。

嗯,还是家里的比较好吃。

罗维诺一边的脸颊微微鼓起,他咀嚼着番茄有些含糊地嘟囔着,红色的汁液在他饱满的嘴唇上泛着光。所以我才说,不要离这里太远的好,不管是番茄,还是种番茄的混蛋。

安东尼奥看着他别过去的脸,红霞打在罗维诺脸上,他皱起眉头,看起来可爱极了。

嗯,是呢。

他应和着,同时心里感叹一句这样也不错。

你看这孩子,最初我把他带回家,多个人热闹不说也能帮我打打下手,结果呢,一不小心就被我带成了童养媳啦~

安东尼奥牵着绳子,绳子系在牛的鼻环上,牛背上稳稳坐着罗维诺。他带着他的爱人回家去。


END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