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灾祸

你好我是氧气:D
渣图产段打游戏,失眠嗜睡不早起
我太太 → @秋川水
🍅🍅🍅南伊厨🍅🍅🍅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TOZ=史雷米库
FF14=国服神意之地,ID/芙宁
APH=米英/独伊/露中/亲子分/洪普奥
凹凸世界=雷卡/瑞金/合法卡吹,疼爱埃米

其他=云纲/虎兔/银桂/鼠苑/夏尔/奥村燐/沙拉曼/天野远子/浅羽悠太/坂田银时

本命角色过激,洁癖有一点不太严重,已启动自主避雷√
感谢喜欢我破破烂烂文章跟图的你❤


【只要我不忘记,梦想就不会消失】

随便说一下

说起熊孩子,想起原来自己还读小学的时候的事情。

我妈在我小时候干过唯一一件极其不尊重我的事情大概就是未经我同意把我很喜欢特意拿去裱过的画送给了她的学生。尽管那些画在现在看起来十分幼稚,没什么技术含量也没有什么价值,但它们都是当时仅仅小学三四年级的我十分用心画出来的。我不管我妈当时是出于怎样的好意又或者只是因为那几个学生跟我一起吃住就像姐妹一样,我只知道当我放学回家得知她们都挑选完毕隔两天就带走时简直犹如五雷轰顶,我当下跟我妈抗议,她态度坚决,说都让人家选过了不可能不送,我说你有问过我的意见吗我不同意,她好像没说什么,我忘了,我只知道最后我躲在房间里哭,把我的画拿出来摸了好多遍,最后把它们统统藏在了衣柜里。之后那几天我过得小心翼翼,我想我把它们都藏好了应该就没问题了吧?我还庆幸我妈似乎没有说拿画的事情,我好开心啊,我以为就这么过去了。

结果周五我回到家,我的画被搜出来拿给了她们,我抱着其中一幅死死不撒手,我还记得那是一个白色的圆瓶子,上面一大簇一大簇粉红色的小花,很漂亮。选了这幅画的那个学生其实和我有点仇,她比我高力气比我大,很顺利地抽走了我手里的画,还轻蔑地说了一句【拿着干什么,这又不是你的】

我记得,我当时真的很想冲上去扇她两巴掌。


现在回想起来,画都不重要了,因为我现在没再那么喜欢它们,也差不多都忘记了它们的样子,但我始终记得那种难受又无助的感觉,天都好像要塌下来了一样。

希望这种事以后不会或者尽量少的再发生在其他孩子们身上了,刀不割在自己身上,始终是不会觉得痛的。

评论(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