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灾祸

你好我是氧气:D
渣图产段打游戏,失眠嗜睡不早起
我太太 → @秋川水
🍅🍅🍅南伊厨🍅🍅🍅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TOZ=史雷米库
FF14=国服神意之地,ID/芙宁
APH=米英/独伊/露中/亲子分/洪普奥
凹凸世界=雷卡/瑞金/合法卡吹,疼爱埃米

其他=云纲/虎兔/银桂/鼠苑/夏尔/奥村燐/沙拉曼/天野远子/浅羽悠太/坂田银时

本命角色过激,洁癖有一点不太严重,已启动自主避雷√
感谢喜欢我破破烂烂文章跟图的你❤


【只要我不忘记,梦想就不会消失】

秘密

【云纲


沢田纲吉存着一个秘密,吞不下吐不出,就老老实实地把它揣在心坎上,天天惦记着。偶尔趁着没人把它拿出来瞧一瞧,瞧瞧它闪着漂亮的光芒,又害怕这光芒越来越耀眼,慌忙把它放回心底。

那个秘密最开始并没有什么重量,轻到他都没有发现这东西存在。直到后来,当他满眼装满了同一片景色,当他满心塞满了同一个名字,当他满脑子都揉进了同一个影子,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存了一个秘密,一个任何处在这个年纪的学生基本都会有的秘密。

他有些慌张,着急想把它藏起来。他寻遍校园,仔细考量过每一棵树的安全度。他也去过河堤,看着静静的河水思考它们能不能咽下自己的秘密。他甚至翻进了被围起来的旧房舍,希望自己的秘密能在随着屋子一同倒塌下去。

可他最后都没有,当他眼底总是忽忽然飘进那抹熟悉的颜色时,他就觉得哪里都不安全了,揣在心里最好。

这并不是一件好事,那个愈发饱满的秘密塞在他的心里,整日整夜侵蚀他的脑子,沢田纲吉觉得自己就要病死了,他已经品尝到了自胸口弥漫上来的苦涩味道。他最终说服自己尝试了一次,地点选在公园,他捏紧了外套,带着那个叮当作响的秘密跑进角落里,在樱树下挖出一个小坑。他要把这个秘密埋进去,永远的,任它在泥地里腐烂,即使和这棵树缠绕着生长,他也不会再感到恐惧了。

确认了一下周围没人之后,沢田纲吉趴下来,两手撑着地面,他睁大眼睛,嘴对着那个小小的圆圆的坑,血液汇成一条河流,欲将他心脏里的秘密送出身体。他吸了好几口气,嘴唇颤抖着,他的脑子里已经挤满了成百上千的词语,它们就像此时被风摇下的樱瓣一样,只是还没来的及落在沢田纲吉的舌头上就融化了——随着花雨而来的,还有这整个并盛町的主人。

他大惊失色,一屁股栽在地上,一只手反射性地捂住了心口,他不能让这个秘密在这时候跳出来。眼前云雀恭弥环抱着双手,眯着眼睛说你在这里干什么。

学学学学学学学学学学学学学长你才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沢田纲吉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连语气都是好久没有带上的颤音。对方有些奇怪地看着他,顺便看到了地上的坑,再看了看他捏着衣服揣着粗气的样子,霎时换上了然的神情,哦小动物你原来是想要销毁你的考卷吗?

才不是啊学长你那什么奇怪的联想!

哦?不然呢?那是什么?

他指了指地上圆圆小小的坑看着对方,有些好奇地撑着脸。云雀恭弥今天应该心情不错,尾音都是上翘的,脸上似乎还有笑意。

那...那个是......

沢田纲吉暗叫不好,现在叫他编出一个谎话有些不现实,他的脑子里塞着成群结队想要破门而出的词语,他已经腾不出空来解决这个突发事故了。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着,后半句却始终没有结巴出来。云雀恭弥现在就在他面前,距离短短的,那双透亮的纯黑色眸子直直望着自己,既不慵懒也不愤怒。沢田纲吉吞下一口唾沫,他脸上忽然爬上了浅浅的红色,可疑的红色,雀跃的红色。

哦该死,他刚才怎么不就顺着对方的意思说他是在藏考卷呢?

编不出来就只好承认了,他挠挠头,偏了偏脑袋不太敢对视云雀恭弥的眼睛。

我有一个秘密.....

我想要把它藏起来。

说到这里,他有些接不下去了,他还没有想清楚要不要吐露自己的秘密,说实话可以的话他不太想,不过后果很可能是被胖揍一顿....

云雀恭弥歪着头,看着面前冷汗直流沉默是金的沢田纲吉,索性一拐子朝对面扔了过去。

好痛啊云雀学长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

啧,这不是挺有精神的吗,我还以为你要往坑里跳了呢草食动物。

他站起来,一脸砸完人很爽的表情。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为什么要藏起来?

咦?

沢田纲吉正揉着自己被当成靶子的脑袋,那里好像鼓起了一个小包,他忙着心疼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云雀恭弥刚才的问题。

我问你为什么要把它藏起来。

这....因为是个秘密嘛....不能告诉任何人,我自己也...憋着难受啊....

哦?内容?

我可不可以不说啊学长........

他简直要哭出来了,那个秘密梗在他的喉咙里,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迫使自己不要吐露出任何一个相关的字句,这让他十分难受。

为什么。

都说了是秘密了....再说这跟学长没有关系吧.....

可我想知道。

对方语气十分无赖,并且还像个流氓一样举起了另一只拐子冲他晃了晃,一副你不说我就砸过去了的神情。沢田纲吉完全是出自本能护住了他的头并连声喊着好好好我说我说我说!

他缓了缓神,在脑子里快速排列着那些句子,仿佛都听见了自己心脏撞击胸腔的声音。

我....我有一个喜欢的人....

他的秘密随着这句话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喷薄而出,沢田纲吉从未想过自己能这么顺利地吐露出心声,他描绘着心底里那个人的模样,表露着自己的崇拜,夸奖对方优秀的头脑和外表,中途甚至还小声抱怨了什么,可语气也还是甜蜜而雀跃的。

嗯,我有一个喜欢的人,可是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去表白的吧。

末了他叹出一口气,胸口还微微起伏着。就在刚才,沢田纲吉把困扰了它多日的秘密吐露出来,交给站在对面那抹令人安心的影子。他语调仍然打着颤,他的手仍然紧紧抓着衣服外套,他表现得就像这个秘密还没说出来之前一样。

他看出对方想问什么,干脆就再接下去,因为我一定会被拒绝的,那个人的一切都想天边的云朵一般遥不可及,我想我永远都够不到。

所以我会放弃。

云雀恭弥眯着眼睛看着他,思索了一会,谁知道他今天怎么会有那么好的心情来关心自己的感情问题,不过沢田纲吉还是问了一句。

学长...?

我想,世川京子应该也没有那么难追。



啥?


嗯,那个女孩子是叫这个名字吧。虽然你很弱我知道,不过也并不是没有机会。

等...学长这和京子有什么关系....

啊,你不是喜欢她吗,世川。

.................


云雀恭弥认真的盯着他,还给了一些听起来像是【我觉得你还可以拯救一下】的建议,听得沢田纲吉十分茫然,他觉得那个秘密又爬回了自己身体里,又根植在了心脏里,又开始在他的血液中叫嚣。它们又要整日整夜地侵蚀他的大脑,他的身体,他的目之所及了。

那苦涩的味道又泛滥着涌上来了。


于是在冗长的沉默之后,沢田纲吉低下头,用尽了十年前自己所有的勇气重新开口。


不,不是的学长。



沢田纲吉存着一个秘密。吞不下吐不出,就老老实实地把它揣在心坎上,天天惦记着。那是个在正常不过的,这个年纪的学生都会有的秘密。

只不过这个秘密的另一个当事人,是个不太好相处,行为暴力,凶残至极但又让他放不下的,意外的极其迟钝的学长。

他叫云雀恭弥。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