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灾祸

你好我是氧气:D
渣图产段打游戏,失眠嗜睡不早起
我太太 → @秋川水
🍅🍅🍅南伊厨🍅🍅🍅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TOZ=史雷米库
FF14=国服神意之地,ID/芙宁
APH=米英/独伊/露中/亲子分/洪普奥
凹凸世界=雷卡/瑞金/合法卡吹,疼爱埃米

其他=云纲/虎兔/银桂/鼠苑/夏尔/奥村燐/沙拉曼/天野远子/浅羽悠太/坂田银时

本命角色过激,洁癖有一点不太严重,已启动自主避雷√
感谢喜欢我破破烂烂文章跟图的你❤


【只要我不忘记,梦想就不会消失】

独伊短段,带一点亲子分

手痒的产物,没什么主线,望食用开心w

 

 

 

降温了,费里西安诺有些头疼地想,并吸了吸鼻子。

明明前几日他才把在阳光下晒过的厚棉被都好好塞进了柜子里,这几天夜夜吹进被子里的凉风却让他不得不翻出两条绒毯来,好好裹住自己的手和脚,就像个毛球那样的。

和煦的阳光被大风刮跑了,猛然变天让费里西安诺狠狠打了个喷嚏。他只好早早爬上床,缩在被子里——不,即使有感冒的可能性你也别指望他穿上衣服睡觉。

屋里只亮着一盏床头灯,暗淡的橙黄色把屋子衬得暖呼呼的,它隔断了窗户外绵密的细雨,让寒风也放慢了侵入的步调。这应该是个舒适的夜晚,整个小城镇都沉浸在甜蜜的梦乡中。

唯独费里西安诺不这么觉得。

他在被子里翻了个身,悉悉索索的声音闷在绒毯中回荡了两下,费里西安诺侧过身子,在枕头上磨蹭着。

过一会,他再翻个身,平躺盯着天花板,盯着柔软的光线到达不了的地方,黑漆漆的,没什么可看。他揉揉自己的眼睛,又翻了个身,向右,接着再是翻身,翻身,他人裹在被子里,几乎都要把这大床全滚一遍。

他觉得不舒服,身上有些冷。他的手掌冰冰凉凉的,费里西安诺用脸颊去触碰它们,接着又收回来,那并不怎么好受。

他想他也许是失眠了,脑子晕乎乎的,连躺下之前看的那本书是什么内容他都记不得了。事实上,他这几天也确实没睡上几个安稳觉。雨声时大时小,他总是莫名醒在来来回回的雨声里。

这也不好受,费里西安诺面朝下,下巴搁在枕头里,他深深吸了口气,接着再呼出来。

什么能让他舒服一点呢?

想了想,费里西安诺抓过了放在床头的手机,他按亮屏幕,还没想好要干什么,下午和罗维诺互通的短信内容就跳到了他眼前——他的哥哥现在也身体抱恙,一张锁起眉头的照片夹在几行字中间,看起来他很难受。不过好在有安东尼奥照顾他,费里西安诺是一百个放心,问候了几条之后就没再回复了,他让罗维诺注意好好休息,对方不耐烦地抱怨了几句,过了一会又发过来一段注意事项。

【番茄混蛋写的,他说让你悠着点别跟我一样.....呸,去他妈的世界保姆。】

费里西安诺看到后笑得扑到了沙发上,他给自己也拍了一张照片发过去,表示感谢这份关心,并申明安东尼奥哥哥只会这样悉心照顾你一个人你就放心吧哥哥。

那之后他就没管手机了,他去给自己做了一份意面来吃,配了土豆泥,酱汁里还切了点香肠,没想到那是辣味的。因此他饭后扫荡了冰箱的下层,全然不顾感冒的可能性,把里面三个冰淇淋全部吃掉之后就钻进了被子里。

现在他有些难过了,他的手指滑过迟到的,自己哥哥气急败坏的回应,页面往上调,他想他应该去看看安东尼奥的注意事项,里面好像还带了点食谱,也许他明天就该这样去做,但他现在倒是更想去喝一杯热牛奶,巧克力也行,只要能驱散他周身的寒冷。

他又缩了缩身子,腿屈起来抵着下巴。这被子还是大了些,他觉得周围所有细小的缝隙都在呼吸,往里面吐着冷冰冰的不知从哪里飘来的气。

 

他或许真的该去喝一杯暖和的饮料,或者直接灌下烧灼身体的烈酒,至少比睡不着还挨冻好。

 

大致看了看那条短信,他按灭手机屏幕,眼睛前面传来一些扭曲的图像,房间里又只剩下那盏幽幽的暖橘色台灯。费里西安诺闭上眼,有些乏力。

而他的手机却忽然振动了几下。

 

绿色的光点在他眼前跳动着,扰开了他心中的烦闷,费里西安诺划开短信,一条新讯息躺在收件箱里,来者的头像是一只硬朗的方块。

 

是路德维希。

 

讯息写得并不长,对方似乎是从安东尼奥那边知道了消息,他严厉地教训了费里西安诺一顿,词句让他甚至都能想起对方五官拧起来的样子,那挺吓人的,但费里西安诺却忍不住微微笑起来。

他从被子里爬起来,靠在枕头上敲了几下键盘回过去,嘴里哼出一小段调子来。

路德维希最近很忙,双人床另一边的位置日夜都空空荡荡的,只有床头留下的字条代表他回来过,并代表他今天也会把全身心都投入在工作里。

说起这件事,罗维诺倒是在下午的短信里嘲讽了他几句,虽然接着他就用所有能描述土豆的俚语把路德维希给骂了一遍,还说要把那见鬼的洋芋蛋子撂沟里去。费里西安诺扑哧一声笑出来,他的哥哥哑着嗓子发送的语音消息搅和了隐约安东尼奥的安抚声,热闹得很,不过也衬得自己这边冷清。

 

路德维希今天回短信的速度快上了一些,虽然字数还是没怎么增加,不过也足够垫起费里西安诺的嘴角了。他们又聊了几句,路德维希最后让他快去休息,费里西安诺撅着嘴抱怨说屋子里太冷睡不着。路迪,路迪,路迪。他在短信里编辑了好几次那样亲昵的称呼,他向他倾诉自己的烦恼,询问为何这间屋子变得冷了起来,他可以料想到他的恋人无奈却温柔微笑的表情,他竟然有些怀念了。

末尾他记起这几日没个停的雨来,连忙叮嘱他记上备好雨伞。从天而降的那些水滴太冰凉太缠绵,他可不想它们代自己去拥抱路德维希的胸膛。

 他收到了回应,对方说他清楚,他带上了那把大伞,足够遮下他们两个的那把大伞。他让费里西安诺放心,快点去睡,这场雨之后屋子就会再次暖和起来,床也会恢复到他记忆中的大小。

 

 

【那么,雨会让你早点回来吗?】

 

 

他笑起来,忍不住戳破了路德维希的暗示。他看着对方那颗系统自带的爱心就忍俊不禁,暖橘色的灯光染上他的面庞,他的手机迟迟不来回应,但他已经知晓那上面该是什么。

 

费里西安诺闭上眼睛,倦意轻轻托住他的脑袋,他陷在床铺里,沉沉往梦乡走去。

 

晚安,我的路德维希。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