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灾祸

你好我是氧气:D
渣图产段打游戏,失眠嗜睡不早起
我太太 → @秋川水
🍅🍅🍅南伊厨🍅🍅🍅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TOZ=史雷米库
FF14=国服神意之地,ID/芙宁
APH=米英/独伊/露中/亲子分/洪普奥
凹凸世界=雷卡/瑞金/合法卡吹,疼爱埃米

其他=云纲/虎兔/银桂/鼠苑/夏尔/奥村燐/沙拉曼/天野远子/浅羽悠太/坂田银时

本命角色过激,洁癖有一点不太严重,已启动自主避雷√
感谢喜欢我破破烂烂文章跟图的你❤


【只要我不忘记,梦想就不会消失】

给这个人@清风随安 ←的生贺,之前打了一大段页面崩溃都没了,开始重打我感觉要死了,删改了一些别介意。

嗯,总之还是祝生日快乐了w。

 

 

坂田银时喜欢一种花。

呈四片张开的造型,花瓣颜色浅,奶黄从花蕊往外蔓延,小朵小朵的,样子精致,花香淡雅,讨人喜欢。

他从小就最喜欢那个样子的花,那时候他还在学堂里,他们的教室外面就有那花。风起时花朵乘着既定的轨道和他们打上照面,花粉飘过来,他总会忍不住揉揉鼻子,痒痒的,但又令人舒服。

他喜欢那花,他的朋友们也喜欢。坂本,高杉,啊,还有假发。

说起假发他就想笑,那个人总是他们翘课小队里最正经最担心的一个。每当他们趁松阳老师不注意悄悄溜出门去时,小公子就会抓紧自己的衣摆,同时伸手扯住走在他前头的自己。

“可是银时,逃课是不好的。”

他总是这么认真,认真地板起脸要他们回去,好好听讲,乖乖完成作业。可是嘛....坂田银时是野地里生长的顽童,况且,他也深知这个小队里没人能抵住那棵花树的邀请。

所以他也总有办法,比如反手抓住桂还扯着自己衣角的手腕,用比他大得多的力气将他拉到自己身边来,将他拉回这个团体来,再告诉他,可是我想去看花。

顽劣又任性,可这话偏偏对他最有效果。

他们聚集起来围在树旁,喘着气或躺或坐。花朵开得好,茂盛的,热热闹闹挤满了枝头。他们在树下看得开心,高杉躺得东倒西歪,辰马被他一脚踹进了坡下的小溪里,他汗流浃背,转过身去冲唯一靠在树干上没有倒地的桂挥手。

“喂——假发————”

坡上坡下隔得不远,可他总觉得风大,花香和声音被吹得四散开来。他只好一只手护在嘴旁,大声地喊起桂的绰号。

“假————————发————————”

那小公子对着绰号是最不能容忍的,他成功了,他成功吸引到了对方的注意力:桂叶面对着他,把两只手都换成喇叭形,冲坡下站着的他回击。

“不是假发————是————桂——————”

 

他的声音拔高了加重了,桂站在风里,腰弓起了一些,使劲地向下喊叫着。连着他脑后扎得好好的头发也被托起来。那很好看,坂田银时在那时就这么想。比那棵花树都好看。

 

坂田银时喜欢一种花。

他们常常翘课可不只是为了观赏,那花不论是酿成酒还是制成糕点,都带着绝妙的香气,味道甜美。坂田银时喜欢,他的朋友也喜欢。

所以当他们玩累了,他就到溪边去,把泡在里面跟浮尸一样的坂本捞起来,再招呼一声还躺在地上的高杉。接着对上桂的眼睛,笑起来。

“喂,都起来,该捡花啦。”

 说着踹一脚搭载自己身上装死的坂本辰马。

 

捡花是件有趣的事,有时候他们会比赛,眼看着时间要到了而桂还慢吞吞地蹲在地上,把花放进布里,站起来,再重复相同的动作时,他就会耐不住给那棵树来上几下,然后绕着树被高喊着银时你耍赖的高杉追杀。

虽然就算这样,那边的小公子也依然不领情似的,甚至连动都不动了,专注地跪坐在树下看他。

看他被追着打吗?

坂田银时往往在这时绕回到桂身后,往他脑袋上狠狠敲一下。

 

那些花最后都是交给桂去处理的。他们把拾来的花瓣都装进布包里,塞给桂,仿佛这就是一个魔法,因为下一次那个布包再打开时,他们总能看到满满漂亮的小点心。

点心的的味道甜丝丝的,对于还是小孩子的他们来说,这就是佳肴。高杉会和他抢,他虽然每次都把糕点护得死死的,但他其实并不介意。他知道,他总能再从桂那拿到一两个,他给他藏起来的。

但酒就没有了,那是送给松阳老师的。他们有些羡慕,这时候坂田银时就得意地舔舔嘴唇,说他尝过。

他确实是尝过,不过那是在桂家里,在他跑去蹭床时偷偷拿出来尝的。那是新酿的酒,花香味飘起来惹得他忍不住嘬了一口。当时桂也还是睁着那双大大的眼睛,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说。

“银时,你还没成年,不可以喝酒。”

坂田银时抬起脸注视他,他深琥珀色的眼睛静静的,如同潭水一般,如同他本人一般,不会有变化,不觉得现实。

 他还是个小孩呢,那是他第一次尝到酒的味道,咂咂嘴回味一下,似乎还不错,于是他就朝着对面仍在指责自己行为的桂亲了上去。

后来他解释说那是想然让桂也尝尝。你总是假正经,他指着小公子的鼻子,捏他的脸。不过他下一次又会换一个理由,他说你太吵了,我只是想堵住你的嘴。他侧手劈桂的脑袋。

第一次的答案是他14岁说的,第二次的答案是他18岁说的,那之后战争就爆发了,那颗花树在火里被烧了个精光,也差点烧掉了他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痕迹。

 

而他当时,在他刚刚凑上桂的嘴唇时,他其实是这么说的。

“假发,你的眼睛颜色真像桂花啊。”

真好看,他随即靠在桂的 肩膀上,真好看,真好看,比花好看多了。

 

 

 坂田银时很喜欢一种花,成四片张开,花香淡雅,银白色的花瓣上浮着奶黄,花开时一簇一簇的,漂亮,美好,缠绕了他的童年,少年,还有青年。

至于花名嘛......

 

是桂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