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灾祸

你好我是氧气:D
渣图产段打游戏,失眠嗜睡不早起
我太太 → @秋川水
🍅🍅🍅南伊厨🍅🍅🍅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TOZ=史雷米库
FF14=国服神意之地,ID/芙宁
APH=米英/独伊/露中/亲子分/洪普奥
凹凸世界=雷卡/瑞金/合法卡吹,疼爱埃米

其他=云纲/虎兔/银桂/鼠苑/夏尔/奥村燐/沙拉曼/天野远子/浅羽悠太/坂田银时

本命角色过激,洁癖有一点不太严重,已启动自主避雷√
感谢喜欢我破破烂烂文章跟图的你❤


【只要我不忘记,梦想就不会消失】

【云纲】轨迹(婚后日常)

 捞到苒苒的点文真开心~夏日的轨迹永远悠长_(:3」∠)_

 

 

清席渐醒:

【云纲】轨迹(827婚后日常)

 @Kogen_氧气  给氧氧的日常点文w

大概是两年没写云空 有些翻译腔还请见谅。

七个生活小片段QUQ 手生+文力不足OJZ

 

-01

云雀恭弥回家的时候便看到了瘫倒在沙发上的泽田纲吉,褐发青年的双手搭在沙发沿上,双腿架在一块儿,呼吸却是上下起伏着。云雀恭弥微微蹙眉,走过身来看向褐发青年的眉眼。

 

睫毛微微地颤动着,出卖了只是在装睡的人。下巴被人轻轻地扼住,泽田纲吉有些无奈地睁开双眼来。其实刚刚云雀进家门的开锁声响起时他便醒了,但也不知出于什么缘故,泽田纲吉仍旧作势地瘫在沙发上。察觉到对方的食指正摩挲着自己的下唇,泽田纲吉终于还是讨饶地睁开了双眼。

 

仍旧是那双琉璃色的眼瞳,云雀恭弥看了十四年。国中时那个还会在遇见他时怯怯懦懦的人,现在就算每日醒来能在枕头边看到此人却也没有多大波澜。云雀恭弥俯下身居高临下地对上对方的视线,对方轻笑抓住云雀恭弥的手从沙发上翻起身来三两下便调整了姿势将他压在沙发上。

 

“呵。”向来惜字如金的人只对泽田纲吉的这一举动嗤笑了一声,泽田纲吉的右腿别在云雀恭弥的两腿间,发了点劲地俯下身来。褐发青年贴着云雀恭弥的脖颈启唇:“学长……你迟到了。”语气上扬,气声吐出撒在恋人的耳边。云雀恭弥挑眉,稍一用力就挣开泽田纲吉的束缚,身子往后耸了耸,靠在沙发的软椅上,“所以?”双手渗进泽田纲吉的发间将他的头埋进自己这边。

 

“四·周·年·礼·物……”褐发青年一字一顿地说着。

 

-02

云雀恭弥打开床头灯的时候泽田纲吉还抱着他的腰睡着,呼吸上下起伏着,他突然起了坏心地拉开泽田纲吉的手凑近了身捏了捏青年的鼻子。对方挣扎地睁开眼来,迷茫的眼神毫不保留地落入云雀恭弥的眼中。

 

“唔……几点了?”被子滑下去露出了半截肩膀,云雀恭弥挑眉,拉开身来,起床穿好上衣头也不回地转进浴室。还被留在大床上的褐发青年瞥了瞥嘴,摸到遥控器按开电视来。

 

看了眼自己有些凌乱的模样抓了抓头发,伴随着早间新闻的声音起床挑了身衣服穿好,摆着拖鞋也走进浴室。云雀恭弥刚洗完脸漠然地看了眼随后走进来的人。泽田纲吉拿起手边的电动牙刷,含糊不清地说着:“早饭……吃什么?”

 

云雀恭弥看了眼泽田纲吉的头顶,糟乱的头发和鸟窝没什么区别。云雀恭弥正了正身子,拿手揉在泽田纲吉的头顶,“随你。”便丢下还打算磨蹭一会儿的人走向衣帽间。

 

“今天打什么领带?”等云雀恭弥戴上手表的时候泽田纲吉也赤着脚走进了衣帽间。云雀恭弥透过穿衣镜看向身后的人,对方的双手流连在不同款式的领带上。

 

“哦。还是紫的?”不管云雀的回答,褐发青年先一步走过来,左手食指和中指娴熟地抵在一起,右手流畅地穿过套圈,调整好高度,一气呵成。

云雀恭弥再次挑眉,修长的丹凤眼带点笑意地望着对方的举动。“燕麦粥?”他又听到泽田纲吉问道。

点头,然后走回客厅。

 

身后被丢下的人也没什么介意,磨蹭了一会儿看到云雀恭弥正端着茶悠闲地看着报纸,窗帘没有拉严实,光亮转到黑发男人的头顶,对方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抬头看他。

啧。好像和认识了这么久的年岁里也没多大变化。

 

“你喂云豆了吗?”泽田纲吉从厨房端来燕麦粥放到云雀恭弥手边,对方抬了抬眼,道:“昨晚煮的?”泽田纲吉轻声点头,在一侧的沙发上坐下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对。和Reborn请假的时候他丢给我的。”

 

“哦。还没喂。”云雀恭弥并没有放下手中的报纸而是空出手来搅了搅,拾起一勺来放到嘴边吹了吹,氤氲的热气浮上镜片,云雀恭弥皱了皱眉,摘下眼镜。

 

泽田纲吉带了点期待地投过去一个眼神,结果对方却是更加的眉头紧锁起来。

 

“难吃。”然后放下手中的调羹,捏起报纸继续看。

 

-03

意大利的天气和日本总是大相径庭,从直升机上下来的时候泽田纲吉便缩了缩脖子紧了紧自己的风衣,却还得挺直了腰板迈开步子。

 

巴吉尔跟在泽田纲吉身后顿了顿加快了步子又拿了件外套给首领,年轻的首领微微摆手拒绝。两个人在一干人等的注视下走进通往意大利总部的地下直升电梯。

 

电梯打开门,脚步声在水晶地板上响起,泽田纲吉望了眼地板上反映出的自己的脸来,轻笑。等终于行进到首领办公室的时候按上指纹校对好虹膜开门,却是看到了原本该是正面对着自己的转椅背身过去。

 

“啧……恭弥?你喂好了?”泽田纲吉气定神闲地走过去绕到黑发男子身前。

 

对方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彭格列总部的首领办公室只有两个人的指纹识别通过,一个是十代首领自己另一个便是十代云守。

 

泽田纲吉倚在办公桌旁意味不明地瞧上对方灰蓝色的瞳孔,“我得工作。”

 

“不是说好的休假?”云雀恭弥扬眉,扯着对方的领带将他的人带到身前。

 

“你嫌弃我的燕麦粥。”泽田纲吉冷笑双手撑在转椅旁拒绝进一步地贴近。

 

“呵。”云雀恭弥抓起身边的拐子来抵在泽田纲吉的下巴上,力道刚好有点痛处又不会留下印记。“本来就难吃,我说的是实话。”

 

“所以呢?云守大人?”泽田纲吉倔着脸微仰着头,并没有改变多少的眼眸仍旧是波澜不惊的样子。

 

“翘班。”思索了用词还是觉得有些不对,“你本来就在休假,不是么?”语气上扬手中的力道却是又重了一分。

 

-04

云雀恭弥有些头疼地看着趴在窗户那里的褐发青年,转至半空中的高度,脚下是通透的玻璃,可以清楚明白地俯瞰到这座城市的夜景。

 

附近的主题公园新开的全透明舱摩天轮,泽田纲吉在十分钟前带着云雀恭弥坐了进去。

 

“啧,没有月亮啊。学长?”泽田纲吉摆着手机隔着玻璃只能拍到一片璀璨辉煌的街道。

 

云雀恭弥抬了抬眼仍旧莫不做声地环绕着双臂,舱内的光线并不是很亮,灯光打在褐发青年干劲满满的侧脸上。云雀恭弥动了动喉结,想了想还是走过去从背后把人拉下来。

 

放倒,然后亲吻。

 

-05

泽田纲吉并不喜欢健身,每天的训练时间就足以消耗掉他每日多余的卡路里。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也是不见有什么长胖的趋势。自然身板仍旧是干瘦的类型,虽然肌肉每日拉伸的时候还能够看到若隐若现的趋势,但每次看到恋人的身材还是有些郁闷。

同时带着点骄傲。

 

也并不是有多么壮硕的身型,典型地看着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肌肉线条很明朗,匀称地袒露在眼前。

 

云雀恭弥知道泽田纲吉很喜欢研究自己的人鱼线也就会放任对方某些时候在他身上乱摸的行为。汗水和热度交织的时候反正大多数情况下还伴随着粗重的喘息不是么。

 

-06

泽田纲吉很少和云雀一起出去航海,大概是知道对方在年少时候对于此类摇摆不定的代步工具有着不少的阴影,但有时候也会有指不定的恶趣味的时候。

 

虽然每次看着对方晕船心里还会是有点担忧的心情,但被海风吹拂过的念想还是多过了对对方负荷着的生理负担。有一次更甚地拉着对方跑到船头想要COS泰坦尼克号最为经典的那幕动作被对方似乎是带着点颤抖的一拐子打了过来。

 

其实也不是晕水吧,只是看着对方躺在甲板的躺椅上,额上敷着消暑的冰袋仰着头看天的时候。透过对方堇色的眼眸还是想窥探一眼自己在那人毫无戒备时候的模样。结果望了眼却发觉还是中了蛊惑般地挪不开眼来。

 

似乎是太多时候,在聚少离多的很多年里。

 

还是想做些什么,云雀恭弥曾经不会妥协却在一次次地恳请中被默许了的事。

 

大概也是这个骄傲的男人留给泽田纲吉为数不多的,值得纪念的温柔吧。

 

-07

国中时候的泽田纲吉并不觉得自己后来会同那位风纪委员长能有多过学长学弟之外的交集。结果大概是某日闯入他家中的那个小婴儿让他这位废柴的命运也开始悄然变化。

 

与伙伴战斗的每一次经历,幸存之后的笑脸。烈日阳光下仍旧和平着的并盛。

 

后来泽田纲吉所想要守护的东西变得宽广起来,再后来他却一直能在回转过身的不远处窥测见那抹身影。从一开始他也并没有想过之后陪在自己身边的人会是云雀恭弥那样的类型。

 

就算大好男儿突然某一天发觉自己弯掉了也不会有和这位云守搞在一起的念想。

 

但又像是在十年间穿梭着的空档里,往事一件件摆在他面前连同他自己也未曾发现过的羁绊一样。

 

继承式的时候,那个人从直升机上跳落,开口却是说:“小动物,你这张脸很难看。”留下错愕着眼神的泽田纲吉却在那人说出他一直记在心里的那句话的时候明白了什么。

 

没有云的天空还是天空,没有天空的云却不再是云。

 

从来没有束缚或者牵绊的人,站在最顶端俯视着他所守护着的臣民的人。

 

只有天空能让他那样子么?那时候的泽田纲吉反问自己。

 

或许从一开始,在走廊上擦肩而过时还是留下点怯懦的印象。那么十年后的自己能将最大的信任托付于此人的也并非全是那句“学长是唯一一个知道了我的计划不会阻止我的人”。

 

大空,原是包容。

 

泽田纲吉有时候会回想两个人一路的轨迹,总觉得这样子的故事其实也不过是平淡罢了。

 

END

 

共3353字

 

真的很久没有写过云纲了 还是原著向的OOC请轻拍 TVT

【先来LOF屯一发】

评论(2)

热度(56)

  1. 三重灾祸清席渐醒 转载了此文字
    捞到苒苒的点文真开心~夏日的轨迹永远悠长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