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灾祸

你好我是氧气:D
渣图产段打游戏,失眠嗜睡不早起
我太太 → @秋川水
🍅🍅🍅南伊厨🍅🍅🍅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TOZ=史雷米库
FF14=国服神意之地,ID/芙宁
APH=米英/独伊/露中/亲子分/洪普奥
凹凸世界=雷卡/瑞金/合法卡吹,疼爱埃米

其他=云纲/虎兔/银桂/鼠苑/夏尔/奥村燐/沙拉曼/天野远子/浅羽悠太/坂田银时

本命角色过激,洁癖有一点不太严重,已启动自主避雷√
感谢喜欢我破破烂烂文章跟图的你❤


【只要我不忘记,梦想就不会消失】

未曾料想之事

【史雷米库

【学园paro

【两个人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喜欢对方的双箭头【率先觉醒的是史老师:D

【相比起来稍微有些迟钝的米宝

【祝史雷米库白情快乐,百年好合!!!!

【可能有些ooc,请谨慎食用!!!

 

 

 

 

 

 

 

 

0

这件事的起因是一个饭后无聊的玩笑。

 

“史雷,你有喜欢的人吗?”

要说的话,罗泽也只是厌烦了继续拨弄手里那支笔,因此随口问出了这个问题而已。

 “嗯?”

史雷当时正在用勺子搜集便当盒中最后的一口饭,他小心的把米粒堆在一块,然后盛起来,正要放进嘴里时对上了罗泽的眼睛。

“只是随口问问,这个问题不是很常见嘛。”

“说得也是,不过我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说到底,喜欢的人的定义究竟是什么啊?”

史雷说着就把饭含进了嘴里,叼着勺子张着眼睛,一脸无辜地看向罗泽。

“不是吧….”后者看向他的目光瞬间变得复杂起来,罗泽停下手中转笔的动作,下巴抵在笔帽上,想了一下该如何解释。

“就像是….觉得只是看着就会很幸福的人,呆在一起不论做什么都非常开心并且永远都不想分开,甚至还会去考虑和对方的未来的那种人这样的….算了我好像不该问你这种问题….”

“则羊啊…..”

他嘴里还嚼着饭,在听到释义后思考起来。

“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嘛,如果是史雷的话,就算说没有我也觉得蛮正常的。”

“不是”

史雷的眼珠转了一圈,闭着嘴巴快速把食物咀嚼完,然后端起旁边的牛奶喝了一口,清清嗓,平静地回答道。”

 

“那样的话,有啊。”

 

 

1

米库里欧感觉他的竹马这两天有点不对劲。

平时一向健谈又活泼的史雷,最近都显得特别安静,好像一直在想什么事情一样。这就让他们之间出现了一种很突兀的,尴尬的沉默。

不论是一起上学的路上,课间,小组中的活动,还是回家的时候,史雷开口的次数都变得很少,而且看起来越发疲倦,这让本身就很纳闷的米库里欧更加担心了起来。他有想过对方是不是又钻研起哪里的古书忘了时间,问询过后又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他少有地摸不透史雷的想法了。

 

“史雷?”

在这样的情况持续快一周的时候,米库里欧终于沉不住气,在对方惯例来自己家里一起做作业的时候发问。

“啊,怎么了米库里欧?“

被喊到名字的人从书本中抬起头来,冲他露出一个熟悉的微笑。

 “你最近都很安静啊,在想什么?”

米库里欧拿着练习册在他身边坐下来,他们平时也是这样,周末凑在一块讨论习题的做法,并且为跟对方相悖的方法争论。

不过今天的史雷显得有些不对劲——他往右边慢慢挪了一点,本来放在桌上,这时候刚好会挨着米库里欧的手臂也垂了下来。

 

“啊…有吗?”

他把手伸到脑后,手指在发丝间来回挠着。

米库里欧能看出来他在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找理由。这个人一直都不擅长说谎,每当他想要隐瞒什么事实的时候,僵硬的肢体动作和不自然的表情就会出卖他的想法,就像现在这样。

史雷在假装没有发生这回事。

 

“有啊。”

米库里欧提高了音量,像是提醒课上调皮的学生安静下来的老师那样。他又往右边靠近了一点,手臂撑在桌面上,直起身子的同时也凑近了史雷的脸,平光眼镜后面的那双眼睛直盯着对方,一点会让史雷敷衍过去的机会都不给。

 

“回答我,你在想什么?”

“啊….米库里欧明明视力很好,但是却一直戴着眼镜不是麻烦吗?至少在家里就先摘下来吧…”

“史雷。”

“其实我对上节课书上提到的那件文物很感兴趣,好像就保存在市中心的博物馆里呢,下次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啊米库里欧?”

“你转移话题的能力已经跟莱拉老师讲冷笑话的水平差不多低了,还有你说的那件文物我们已经去看过三遍了,史雷。”

“啊…啊哈哈…是这样吗…看来是我记错了呢….”

史雷的目光闪闪躲躲的,米库里欧盯着他又看了那么一阵子,见对方始终保持着守口如瓶的态度,终于败下阵来。

“…..算了”

他叹了口气,重新坐下。

“你实在不想说的话,我也不问了。”

“反正一定有什么理由吧,等你想告诉我的时候再说就好….呜啊?!”

米库里欧刚准备结束这个话题,他都已经转回去,坐正身体要开始看书了,毕竟这才是他们现在会坐在这里的原因————只是没想到史雷突然抱住了他而已。

他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不轻,加上本来就怕痒,这会更是受了对方放在自己腰上手掌的刺激打着颤,米库里欧想马上推开身后的竹马,可以的话还要再敲他的头几下。

“对不起啦米库里欧….”

却在对方小声的道歉中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我也不想瞒着米库里欧的,但是这是个秘密…”

史雷的声音闷闷的,大概是因为他的头还靠在自己肩上的原因吧,米库里欧能感觉到史雷说话时摩挲着自己衣料,混合着竹马略带委屈的声音,他忽然有点想笑。

他轻轻拍了拍史雷的手,示意对方放开自己,然后再转过头去,又对上他满怀歉意的眼睛。

史雷看起来真狼狈。

 

米库里欧还是笑了出来,气氛忽然缓和打得史雷措手不及,他还来不及声辩什么,就被米库里欧用点心堵住了嘴。

“用不着道歉。”

“这是你的秘密,如果你想说,到时候我很乐意听。”

史雷几乎从来不会这样。他们从小就在一起,从诞生开始,到小学,到国中,再到现在,他的身边一直都有史雷存在,两个人无话不谈,亲密得如同手足。所以米库里欧以为他们之间不会存在不能让对方知道的事情。他当然也想知道谜底,但是当他看到面前人无比为难的神情时,就不忍心再继续追问下去了。

 

这个话题最后以两人的对拳画上句号,大概还能加上史雷鼓着腮帮子吐字不清的感谢和米库里欧一边笑一边让他擦擦嘴这样的小细节。

那个秘密米库里欧也再没提过,虽然史雷反常的沉思和疲倦依然没有变少,不过米库里欧决定不再去问,他知道对方总有一天会告诉自己原因的。

除了由于担心而在午饭时总是多准备了些史雷喜欢吃的东西之外,一切都没有变化。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米库里欧没有在那天遇见拿着巧克力的史雷的话,一切都不会有变化的。

 

 

 

 

2

他们小学的时候,曾经在家政课上学过做巧克力。

其实那种融化固体再重新塑形的方法很简单,简单到班上几乎所有人都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那一份,喜滋滋解下围裙跑出教室了。

唯独史雷没有。

当米库里欧找到蹲在教室角落的史雷时,他还端着装巧克力的盘子,里面没有本来应该好好凝固的,平整的巧克力,只有一团看上去黏糊糊的不明物体。

史雷挂着两串眼泪,见米库里欧过来了,连忙慌张地把盘子藏到身后去。

“史雷?”

米库里欧开口问道,而史雷背过身去,拒不回应。

“史雷,该回家去啦。”

史雷不说话,那米库里欧就只好上前去拉他,未果——史雷暗暗发力,纹丝不动。

这回轮到米库里欧嘟起嘴来了,他抓住史雷的肩膀,使劲想把对方掰到这边来。

“回家啦史雷!起来!”

“唔…..”

两个小孩子在教室墙角较起了劲,直到史雷手中的盘子因此向上一扬,里面的糊状物体飞出来,刚好掉在他们面前。

“咦…这个是什么…”

米库里欧被这块从天而降的东西给吸引了,他放开史雷,想要上前去仔细看看。

史雷就哭了出来。

 

那之后米库里欧才知道,那是史雷做失败了的巧克力。而他那天也正是因为这块失败的巧克力而大哭起来的。

 

 

 

说起来,是有这么一回事来着。

 

下课之后他被老师叫去办公室帮了点忙,出来的时候远远望见了站在教室门口的史雷,旁边还有罗泽。

他走上前去,犹豫着要不要朝两人打个招呼,他们看起来正聊到兴头上,米库里欧不想在这时候突然插话。这就让他的目光游移起来,并瞥见了史雷手上拿着的东西——那是一块巧克力。

 

【只是巧克力而已,没关系啦史雷。】

【可是那是我想送给米库里欧的!我还专门放了很多米库里欧喜欢的东西….】

【可能就是因为那样才凝固不起来的吧史雷。】

【诶?是那样吗?!】

【真是的,史雷明明能做出好吃的饭来,却对点心一窍不通呢。】

【我…我还会继续做的!很快就能做出比米库里欧做的还好吃的巧克力来的!】

【大话可不要说太早啊史雷。】

 

在看清那样物体的同时,不知怎的,他就忽然想起小时候的事情来了。

 

接着,他就听见一声欢呼,罗泽正在夸赞史雷这次新做的巧克力味道还不错,比起之前的成果进步了许多,往里面加东西的毛病也收敛了不少。

也就是说,史雷在找罗泽教他做巧克力吗?

米库里欧大概明白了他们交流的内容,然后他垂下头,下意识捏了捏拳头。

那么,为什么不来找他呢?

比起罗泽,来问就住在隔壁并且同班的自己怎么看都要更方便吧?米库里欧对自己的厨艺还是相当自信的,更何况史雷一直都很喜欢吃他做的点心,这就让他更想不通到底是为什么了。

难道是已经吃腻了吗….自己做的点心什么的。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米库里欧狠狠掐死了过去,毕竟史雷中午还当着他的面狼吞虎咽下了一整块芝士蛋糕,就那个笨蛋糟糕的演技来说不可能是假的。

那是为什么呢?他想不出别的理由了。

 

踌躇了一会,米库里欧决定直接去问当事人。

比起一个人胡思乱想,找史雷问清楚才是最简单也最快的方法吧。

 

 

 

 

 

 

 

 

3

米库里欧决定去找史雷要个答案时,下课铃刚好打响。

教室里吵吵闹闹的,同学们纷纷背着包,三两成群从门中涌出。史雷也是一样的,他刚把桌上的东西拢好放进包里,一转头就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后的米库里欧。

“今天很快啊,要走了吗米库里…”打招呼的话还没说完,史雷忽然被按住了肩膀,并使劲往下一推,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诶?

还没等史雷反应过来,对方便率先靠近,米库里欧把手环抱在胸口,仗仰着站和坐姿之间的距离差,表情严肃地问道:“史雷,你最近到底在干什么?”

“啊…?你要问干什么,就是准备考试,预习,社团活动….”史雷被这突如其来的问句给难住了,还真的挨个数起了自己最近正在做的事情来。

“我看到了。”

“看到?”

“我看到你在教室门口给罗泽巧克力了,史雷,我也听到你们在说什么了。”见其不解,米库里欧便开门见山地说了出来。

“诶?!啊….被看到了吗…..”

“所以你瞒着我的果然就是这回事吗?我的确是说过不会强迫你告诉我你的秘密,可是这件事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还有,你想学怎么做点心的话,直接来问我不是更快吗?为什么是罗泽,是因为我总是做给你吃所以你已经吃腻了吗?还是说我做了什么事让你讨厌了才会…”

“才不是这样的!”

米库里欧完全没有注意到史雷黯淡下去的目光,他实在很想知道这背后的理由是什么,便自顾自地讲了下去,直到他说到自己的猜测时,才猛地被对方打断。

史雷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忽然出声,还用力抓住了米库里欧的手臂,这个举动让对方一怔,随即他又显得慌张起来,急忙放开了握着上臂的手。

“抱…抱歉…”

如同被人踩了尾巴,受惊又不知所措的动物。

米库里欧安抚性地拍了拍史雷,他刚才大概也是着急了“没关系,我也该说抱歉的…”

“但是,史雷,为什么不愿意问我呢?明明不论是从哪方面来说都是我更近吧?我实在是想不出一个更合乎逻辑的理由了,所以才会这么想…..请你告诉我吧,是因为我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吗?”

他看着史雷,漂亮的眼睛锁紧了对方的脸。

四目相接的时候,史雷的眼神一直在四处游移着,直到他意识到不论如何都瞒不过去了时,才终于像是下定了很大决心一般,松口道:“……好吧。”

 

“不过在那之前,能先尝尝这个吗米库里欧?”

这样说着,史雷慢腾腾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包装好的小盒子来,递到对方面前。

“这是….巧克力?”

米库里欧把盒子接过来,上面系着漂亮的蓝丝带,纸壳上有一块透明的塑料膜,从那能看到盒中装好的一块块棕褐色物体。

“嗯.....本来打算等明天再拿给你的,但是没想到….嘛,既然被看到了那就没办法啦。”

史雷挠了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米库里欧把丝带拉开,从盒中取出一块来放进嘴里。

“唔….这个,很好吃啊史雷!”

被可可粉包裹着的巧克力有一种柔软的口感,嚼起来很细腻,甜度也把握得不错,使米库里欧都忍不住赞叹起来。

“真的吗?!”听到这句话,史雷高兴得都快蹦起来了,他特别激动地开始说起自己制作的过程来。

“我试了很多次,感觉自己都尝不出区别了才找罗泽帮的忙。虽然一开始做的也总是被嫌弃就是了….不过最后能做出来让米库里欧都夸赞的巧克力真是太好了,明天一定要好好跟罗泽道谢。”

见他兴高采烈的样子,米库里欧也忍不住笑起来。

“不过,为什么会突然想做巧克力了啊史雷?”

话题再度饶了回来,米库里欧把口中的巧克力吞掉,然后舔了舔手指上沾到的可可粉。他低下头时又偏着眼睛,看着史雷这样问道“我记得自从小学时你做出一团黏糊糊的东西之后….就不怎么愿意碰点心了啊。”

他看见史雷吞了吞口水。

“米库里欧还记得啊。”

“当然记得,因为你当时哭了好久。”他抬起头,若有所思地说“虽然失败了是挺丢脸的,不过我也没想到你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我可是很难过的啊,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做给米库里欧的巧克力嘛。”

史雷咧着嘴笑起来,和米库里欧印象里那张鼓起闹别扭的脸重叠着,只是现在已经不那么沮丧了,反倒有些…害羞?

“我从那时起就一直想做出好吃的巧克力送给米库里欧,不仅为了证明自己也能做好点心,还想好好感谢平时总是做好吃的给我的米库里欧。”他说得无比认真,就跟被老师要求上台朗诵的学生一样。

“就是因为这样?”站在他面前的男孩子耐心地听完,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做得很好,史雷,你的心意和手艺都让我觉得很开心。”

他直起腰来,准备回座位去拿书包“不过下次就不用这样瞒着我了,我可是担心了好多天啊。”

但是史雷拉住了他。

 

“还有….”

“米库里欧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他看向他的眼睛里蒙着一层模糊的光影。

 

 

 

 

 

 

4

从史雷意识到这个答案开始,他就有些坐立不安了。

罗泽转着笔提问,并且还对他解释名词意义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这对史雷来说意味着什么。

【你有喜欢的人吗,史雷?】

三月中午,在教室,在仅剩一口的便当盒前,史雷第一次认真地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有关于恋爱的话题从小开始就是大家所热衷的,只是他好像从来没有去参与过,【就像是觉得看到就很幸福的人啊,在一起非常开心并且永远都不想分开的人什么的。】罗泽这样跟他解释到。

啊,这么想的话,答案好像就明晰起来了。

史雷感觉头上忽然亮起了一个小灯泡,光亮打进他的脑海里,于是他抓起牛奶灌了一口,然后清清嗓,试着平静地说,有啊。

可是当他发现光亮中心的那个影子越来越清楚也越来越熟悉后,史雷就慌了神。

不等被吓了一跳的罗泽缓过劲来,他匆匆盖上便当盒,一把把餐布胡乱揉进口袋里,就跑出了教室。

糟糕了。

他的大脑此刻就像是一台播放器,不断放映着那个人的一举一动,有最近的,也有很久以前的。那些片段掠得飞快,他本人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还记得那么多以前的事。

糟糕了啊。

他在走廊上晃荡,和脑中闪过的无数片段作斗争,直到毛衣外套被人从后面拉住。

“史雷?午休快结束了,你还在这里干嘛?”

脑海中的声音和画面这时统统变成了现实,并呈在他面前。米库里欧揪着史雷的衣服,一手抱了几本书,有些好笑地盯着面前的竹马。

“别傻站着了,快回教室去。”

他拿书拍拍他的肩膀,径直往教室里去了。

 

直到米库里欧的影子消失在视线里,史雷才呼出一口气来,他忍不住用手捂住了嘴,慢慢地蹲下去,一边小声地重复着。

“怎么办啊……”

 

 

三月,在走廊,在吃干净一盒便当后,在遇见自己的竹马时

史雷发现,自己恋爱了

 

 

5

这个季节对于高中生来说,有个挺重要的节日来着。

“明天……?”

米库里欧望着史雷,又仰起头想了想,然而并没有什么理想的答案浮现出来。

“明天是…白色情人节,米库里欧。”

史雷解释起来,他说话突然放慢了语速,像是这个日子会吓到对方一样。

“白色情人节啊,说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难怪呢,班上的女孩子最近好像都在准备什么一样。”米库里欧拍了一下手掌,恍然大悟到。

“虽然说这个节日是为了回应情人节时向自己表明心意的人,可能在这个日子里送出去会显得怪怪的…..”史雷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但是对我来说,我需要告诉米库里欧的并不止是平日里的感谢,还有……”

“还有,我喜欢米库里欧这件事。”

 

 

 

 

6

罗泽本来是不想插手这件事的。

她只是闲极无聊才问出了那个烂大街的问题而已,并且本身,是没有对答案怀抱希望的。

所以当史雷找上自己,向她讨教制作巧克力的方法以及拜托她试吃时,认为是自己点醒对方因此有着无法开脱责任的罗泽也就同意了。

在品尝过相当数量的实验品并最终做出成品时,他们俩都相当兴奋地欢呼了一声。

“这下就能赶上了,真是恭喜你啊史雷~”

 “多亏了罗泽一直在帮我,我才是应该好好道谢的。”

“别跟我客气,一直在改良的是你吧,我也不过是帮忙尝尝味道而已。”女孩子摆了摆手,满不在意地回答。

“接下来就该好好考虑明天的事了,那么,盒子到位了吗?”

“嗯!”

“很好,丝带呢?”

“也准备好了!”

“最后最重要的,时机计算好了吧?”

“全都准备就绪了!”

“干得漂亮史雷!明天就看你的了!”

罗泽忍不住拿手肘撞了一下他的肩膀,看起来比本人还要高兴。

 

不过,也真亏了他那么久都没有发现啊。

下午上课的时候,又回想起这件事的罗泽悄悄叹着气。当初得知史雷喜欢的人其实是米库里欧时,她反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该说是因为平时的距离太近吗?史雷这个人其实还是满敏感的,偏巧这件事上居然需要有人来提点,真是意想不到。罗泽有些绝望地翻起白眼。

她还记得当她问史雷,确定心意之后就去告白,不会害怕被拒绝吗?

那时候史雷说,当然是害怕的,并且也害怕,以后不能再像原来那样陪在米库里欧身边了。

这样你还是要去做啊,真是大胆。

我只是不擅长说谎而已啦。更何况,我不能因为害怕就止步不前。

 

“下面这道问题请罗泽同学来回答。”

讲台上老师的声音把罗泽扯回现实,她慌忙起身,一边暗叫不好一边快速翻起了书来。

真是的…..

史雷那个笨蛋,早点意识到自己的成功率有多高吧。

她吐了吐舌头。

 

 

 

 

 

 

7

对米库里欧来说,和史雷共同成长的17年就是他记忆的全部了。

两家人是因为互为好友的母亲结缘的,然而同岁的孩子似乎比她们的关系还要好,形影不离的成长过程就是最好的证据。

仔细想想,他最开始是把史雷当作兄弟来看待的。

从睁眼开始就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时不时还会在对方家吃饭和留宿,年纪小小的时候他还真的把对方的妈妈当成自己的过。

等米库里欧再长大一点,到了他们都能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就意识到,除了兄弟,史雷大概还是他最好的朋友。

两个人会比赛谁先到校,然后气喘吁吁地站在幼儿园门口争论输赢吵个没完。上午吃完点心,史雷喜欢叫米库里欧到一边去叠积木,他们会一起回忆昨天翻到的书上有趣的图片,然后凭记忆把那上面的东西堆出来。睡午觉的时候老师都会叮嘱大家好好躺在自己的床上,可是史雷总是偷偷爬到米库里欧身边去,还扬言不跟他一起自己就不能睡觉。

后来他们上了小学,还是在一个班的史雷和米库里欧成为了对手,本身就很喜欢比赛的两个人开始在学业上,运动上,甚至是体格和力气上较劲。有时候他们也比比谁的午饭吃得更干净,谁在值日时窗户擦得更多这种无聊的小事。

这样的关系一直延续到国中,再然后是高中,史雷是米库里欧的家人,兄弟,朋友,对手。他对此没有过动摇。

那么眼下,在听到意料之外的告白时,自己心中为什么会出现一股异样的感情来呢?

 

教室里早就空无一人,这个空间在只有他们两人的情况下让气氛越发暧昧起来。从窗户外面不时传来田径社的口哨声,脚步踏在操场上,就像他们现在胸腔中心跳的声音一样,鼓点有力地敲击着。

 

“史雷你在说什么…..”

“就是米库里欧一直都想让我说的啊…..”后者微微鼓着嘴,甚至开始碎碎念起来“我喜欢米库里欧啊,从很久以前,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上米库里欧了….”

“啊啊啊啊啊啊我知道了打住,打住!”

他害羞得不行,想要伸出手去捂住史雷喋喋不休的嘴,但没成功,史雷揪住这个机会,连带着他的另外一只手也一起握紧。

“那么米库里欧是怎么想的呢?我已经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了,现在,我想知道米库里欧是怎么看待我的。”

这个他从小看到大的竹马现在正紧盯着自己,迫使米库里欧也不得不朝他看过去。他看到一张闭着眼睛都能描画出来的脸,看到他褐色的头法被揉得有点乱糟糟的,肯定又是想事情太入迷的时候弄的。往下是他略略竖起的眉毛,眼眶里装着一对明亮的绿瞳,那对瞳孔里呈现过很多东西,从蓝天到大地,中间略过许多影子和文字,而现在则满载着自己——真是奇妙,米库里欧在心里感叹着,他好像从来没有这样长久地注视过史雷,而这样的目光交汇让他的心跳变得有点乱。

 

“史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的….我是说…呃….”米库里欧只得尽量把头往一边偏去,同时为了让这个举动显得不那么突兀,他这样问起来。

“那个啊….其实是最近罗泽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的时候,我才发现的。”回答的时候史雷有些不好意思,连握着米库里欧的手都下意识放松了一些。“因为我之前也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来着….罗泽跟我说,那是看着就会觉得很幸福,并且想要一直呆在一起的人。我想了想,发现对我来说,那个人就是米库里欧,一直都是米库里欧。”

一瞬间,他又变得虔诚起来,说出的话都深情款款,又炽烈热诚。

 

在米库里欧看来,史雷是他的家人,兄弟,朋友,对手,这17年中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变化。

然后史雷告诉他,自己不止是他的家人兄弟朋友和对手,还是会让他看着就觉得幸福的人,想要一直在一起的人,喜欢的人。

他忽然就觉得,内心洋溢起一股温暖的感情来,这让他感到非常快乐。

史雷喜欢的人是自己,这让米库里欧觉得,非常幸福。

 

黑板上还留着老师板书的痕迹,云悠悠扬扬在天空中浮动。墙壁是白的,组成课桌的金属管很凉,史雷的眼睛是绿的,他喜欢的树叶和草坪也是绿色的。

 

糟糕了。

 

米库里欧赶紧低下头去。

他沉默了一会,思绪在教室上空盘旋

 

 

“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

他觉得自己的脸现在一定红透了,史雷肯定也是一样,但是他甚至不敢在这时抬起头来看看对方的脸。

“因为我不擅长说谎啊,如果被米库里欧问出来了的话,一定没办法好好圆过去的。”

史雷抓着他的手,他的脖子往下压着,透绿的瞳孔被低垂的眼睫覆盖,偷偷地看着米库里欧。

“所以我想,至少在那之前我要把这件事瞒住,如果我不想说的话,米库里欧也不会再继续追问了。”

“其实还是很担心,担心这次也不能做出成功的巧克力,还担心被米库里欧拒绝….”

他的手是温热的,说到这句话时甚至颤抖了一下。

【可你不还是说出来了】米库里欧腹诽到,抬了抬头,顺着他低垂的眼睛看过去——那好像也是温热的,光在其中流转,清澈又透亮。

“可我还是认为,我应该说出来。就像很多我无法隐瞒的事情一样,我想我也无法隐瞒被我察觉到的,对米库里欧的感情。”

那光流停住,史雷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从小到大我们都一直在一起,这让我觉得十分幸福。可是总有一天,米库里欧也会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去吧…我不想那样,我希望从现在到未来,我能一直陪在米库里欧身边。”

“因为想要这样的未来,所以我决定往前踏出一步来,不会因为害怕而退缩。”

 

“我喜欢米库里欧。”

 

糟糕了啊。

史雷摩挲着他的手掌,他的掌心有点湿润,可能是刚才那番话说得有些激动,让这个人变得过度紧张。米库里欧甚至觉得,史雷胸腔中中的那颗心脏,就在自己耳边有力地跳动着。

真是热烈又笨拙,就像他的主人一样。

他试着平复自己的呼吸,好让他接下来会显得更加镇定一些。

 “还有就是在这个日子说会显得更加浪漫?”米库里欧打趣道,意料之中收获了史雷的一句【没错啊,米库里欧果然很懂嘛】

 

于是米库里欧低下头,一边笑,一边握紧了史雷的手。

 

“你还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

“诶…?为什么先骂我…等一下,米库里欧我刚才….”

 

米库里欧没有等他说完,他向前一步,伸手抱住了面前这个慌慌张张的男孩子。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看来我也只能奉陪到底了啊。”

虽然对于自己也喜欢对方这点,是刚才意识到的就对了。想到这里,他禁不住用手捂住了嘴。

我果然也是,无可救药的笨蛋。

 

 

 

 

这件事的起因是,饭后一个无聊的玩笑。

这件事的结果是,两个开了窍的笨蛋于黄昏时相拥在一起,并决定伴着这个暌违已久的拥抱走上一段悠长的,相互交织的人生。

 

 

The End

 

 

评论(4)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