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灾祸

你好我是氧气:D
渣图产段打游戏,失眠嗜睡不早起
我太太 → @秋川水
🍅🍅🍅南伊厨🍅🍅🍅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TOZ=史雷米库
FF14=国服神意之地,ID/芙宁
APH=米英/独伊/露中/亲子分/洪普奥
凹凸世界=雷卡/瑞金/合法卡吹,疼爱埃米

其他=云纲/虎兔/银桂/鼠苑/夏尔/奥村燐/沙拉曼/天野远子/浅羽悠太/坂田银时

本命角色过激,洁癖有一点不太严重,已启动自主避雷√
感谢喜欢我破破烂烂文章跟图的你❤


【只要我不忘记,梦想就不会消失】

夏之音


#史雷米库
#现代paro,短小且不明所以
#标题是瞎取的,我就想写写他们过日子的小片段!(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职业是什么毕竟我没想出来(极端不要脸)
#食用愉快~











首先是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然后锁芯随着转动被打开,发出有些沉闷的咔哒声,接着门被推开又关上,传来塑料袋摩挲的响声,拖鞋踩上地板的脚步声,以及史雷轻快爽朗的声音。

“米库里欧,我回来啦~”

被呼唤的那个人闻声走了出来,两只衣袖向上挽起,露出的那截白净手臂抱着一篮刚洗好的樱桃。他从中拿起一颗,塞进凑到自己身边的史雷嘴里,看到对方开心地咀嚼着,米库里欧露出了笑脸。
“欢迎回家,史雷。”

打完招呼,史雷把搁置在鞋柜上的口袋拎起来,追着米库里欧的步子踱进厨房去。下班后他去了趟超市,按照米库里欧的要求把购物单上的东西挨个清空,而那些东西现在正被他一一放进冰箱和柜子里。
“面粉,盐还有糖……”他一边轻声念叨着物品的名字,一边从口袋里把它们拎出来,分门别类地归纳好。米库里欧就在旁边,本来想顺手帮个忙,但他执意要自己来做。
“米库里欧比我先回家吧,又是打扫又是准备水果什么的……在家里已经做了很多事啦,这些我来就好。”
史雷轻巧地把柜门拉开又关上,码好排列的东西之后再低下头去取口袋中剩下的。米库里欧眯着眼看他的时候他又冲对方嘿嘿一笑,麦色的皮肤被夏天的阳光又灼深了一些,手臂在台面与柜门之间挥舞,棕色的额发沾了汗水黏在脑门上。
外面一定很热吧。米库里欧撑着下巴这样想。

“外面真的好热啊……”
史雷揪着衣服领口,又往风扇旁凑近了些,“你挨那么近很容易头痛的。”
米库里欧把他朝里拽了拽,叮嘱道“不是刚冲过澡吗,温度应该降下来了吧?”同时又拿起被风吹掉的毛巾,轻轻在史雷头上擦拭着。
“是啊,所以我觉得还是家里比较好,有空调,有冰淇淋,还有米库里欧。”
史雷向他凑拢,笑起来。
他们现在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软乎乎的垫子就跟软乎乎的史雷的亲吻一样,在夏季炎热又聒噪的氛围中让人有些晕头转向的。
“嗯,米库里欧身上凉凉的,碰一下就觉得好舒服啊。”
史雷的嘴唇离开了他的脸颊,在他耳鬓轻轻磨蹭着。
“请不要把我当成降温的工具好吗,桌上就放着你的冰淇淋。”
他有些无奈地抱怨,把毛巾放下搁在一旁的茶几上。却又只是说说,一点想要制止对方的行动都没有,甚至偏偏头去回应史雷贴在自己鬓角的嘴唇。
“怎么会,虽说米库里欧的冰淇淋对我来说也很重要,不过……”他很认真地皱起眉头,眼睛都不眨一下“不过还是比不上米库里欧的,毕竟米库里欧对我来说就像宝贝一样啊。”史雷回应道,还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双手从对方的腰际环绕过去,并在背后扣紧。

在说什么啊这个人,他觉得这种对比有一点好笑,又觉得这样奇怪的类比带着令人害羞的力气。只好故作镇定地催促着:

“…………热死了,放开我。”
“不要。”
史雷轻轻笑起来,手臂收得更紧了。
“我可是刚刚冲过澡,现在还很凉快呢。”

瞎说,你明明热的像只刚出笼的包子。他忍不住在心里这样抱怨到。
而也许正是受到对方的影响,米库里欧感受到自己身上腾起一股热乎乎的气流来,从胸口一路往上,直直地灌到喉咙中,再涌进他的脑子里。让他的心口一瞬间被填满,嘴巴张开又说不出话,头还晕乎乎的。
夏天可真是不好对付,史雷也是。

“我觉得现在好幸福啊,米库里欧。”

对方把头也靠在自己肩膀上,还有些湿漉漉的头发擦过他的脖颈,感觉有点痒。

“我以为你一直都挺幸福的呢。”他微微侧过脸去,也只能看到一点点史雷下巴的线条,他把手搭上史雷的背。

“虽然那样说也对啦,但是,现在我和米库里欧在一起生活。”靠在自己肩头的男孩语速很慢,听起来就像在叙述平淡无奇的日常,虽说那确实也是就对了。

“跟上学的时候不一样,早上睁开眼能第一个跟你问好,晚上睡觉时也能好好抱着你。随时都能吃到米库里欧做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回家要是能看到亮着灯的窗户,我就知道米库里欧已经在等着我了。”

“这样的生活让我觉得好幸福啊。”

他觉得史雷这么说的时候,应该是在笑着的,眉毛弯起,眼中盛着柔情,迷得人移不开眼。

“嗯,我也觉得这样很好。”米库里欧把另一只也抬起来,握住之前搭在对方背上的那只————他轻轻回抱着史雷。
还好他看不到史雷的脸,这种状态的史雷是他最不擅长对付的。米库里欧在心里这样庆幸到,他的脸上也晕开了一层薄薄的红色。

他和史雷已经相识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有一天史雷问他,米库里欧,我喜欢你,你会喜欢我吗?
他被剧烈的震撼所裹挟,心中却又像是被什么填满一般喜悦,怀着这样的心情,他接受了对方稚拙的告白。时至今日,当米库里欧回想起史雷结结巴巴的发言和红透了的脸时,还是会忍不住笑出来————那个时候的史雷青涩得仿佛白活了这二十多年。
再然后,他们便名正言顺地开始共同生活,把各种各样的东西搬进这间小屋子里。他们在这里扣紧十指,把嘴唇贴上对方的嘴唇,把痕迹融进对方的生活里,有一个人没有出现时,留下的那个人就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这样就很好,他们的轨迹互相交错在一起,拥抱的时候,连心跳也打着相同的拍子,就像现在这样————隔着衣料,两人紧贴的胸膛中跳动着频率一致的心脏,那点子砸在米库里欧的耳膜上,砸得他有些晕眩,晕眩的眼中浮现的全是史雷。
这确实不是比喻,因为史雷这时已经从他的肩膀离开,把额头抵上他的,凝视着他的眼睛,缓慢地向他的嘴唇凑拢。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

什么叫不合时宜,在气氛正好时吵闹起来的定时器就是不合时宜。
忽然响起的声音吓得两人同时打了个激灵,额头也重重磕了一下,米库里欧吃痛地抬手护住被撞到的地方,史雷赶紧凑上前紧张地掰开他的手,一边道歉一边查看被护住的那片皮肤。

“怎么了米库里欧?很痛吗?受伤了吗?对不起对不起!”

他看着对方慌乱的模样就觉得好笑,解释说只不过撞了一下哪有那么严重,一边捉住对方的手腕,微微起身,把亲吻落在史雷的脸颊上。
刚才的回礼,慕斯冻好了,我得去拿出来。他松开扣住对方的手,接着就加快步子踏进了厨房。
这样就很好了。

“等等啦我也来帮忙!”身后传来史雷的叫喊声,急急忙忙跳下沙发把脚塞进拖鞋的声音,因为跑得太快双脚绊住一个踉跄的声音,米库里欧一边笑着,一边拉开了冰箱。

这是夏天开始的声音,如果他们能够一直这样生活下去,也许还会变成秋天的,冬天的,或者再一个来年春天的声音。这让米库里欧感到无比的期待,因为这是史雷的声音,是记录他们共同生活的声音。

带着夏天那样绵长的,稍纵即逝的热情,却又比那稍纵即逝的热情长情,是他愿意永远听下去的声音。

end❤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