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灾祸

你好我是氧气:D
渣图产段打游戏,失眠嗜睡不早起
我太太 → @秋川水
🍅🍅🍅南伊厨🍅🍅🍅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TOZ=史雷米库
FF14=国服神意之地,ID/芙宁
APH=米英/独伊/露中/亲子分/洪普奥
凹凸世界=雷卡/瑞金/合法卡吹,疼爱埃米

其他=云纲/虎兔/银桂/鼠苑/夏尔/奥村燐/沙拉曼/天野远子/浅羽悠太/坂田银时

本命角色过激,洁癖有一点不太严重,已启动自主避雷√
感谢喜欢我破破烂烂文章跟图的你❤


【只要我不忘记,梦想就不会消失】

祝福之

+雷卡,大概是现pa,他们真的在谈恋爱

+深【zao】夜【an】60分,选题=祝福之物

+感受到了什么叫白驹过隙岁月如梭...一个小时真的这么短吗x

 

 

 

 

 

 

雷狮的视频通话申请出现在电脑上时,卡米尔刚好敲完最后一个字。他把文档关掉,一边迅速点下那个绿色的按钮,通话界面展开,雷狮就这么出现在他面前。

他看见对方随之仰起了脖颈,扬起手对着屏幕打了个招呼。卡米尔端过手边的水杯,温热的气体氤氲着他弯起的眼睛,他咬着杯沿,轻轻喊了一声

“晚上好,大哥。”

他们通常都是在夜间开视频,从八点到十二点什么时候都有,而通常也只是挂在那各干各的,甚至出现过直到挂断都没有说过一次话的情况————只不过是喜欢仰头就能看见对方的感觉罢了,这一点在卡米尔考上和雷狮不同的大学后就越发明确了。

屏幕对面的人冲他一笑,摆了摆手又放下,低头继续看手边的纸张去了。卡米尔一边小口嘬着温水,一边顺着他的视线打量着那边被雷狮捏在手里的打印纸————字印得挺小,有点看不清楚,卡米尔不由得眯起眼睛,他的身子往前凑了凑,电脑屏幕映了层白光在他脸上,还是看不清楚。

“你在看什么?”

雷狮略一抬眼,就看到自己堂弟比之前放大了的脸贴在摄像头前面,专注地盯着自己这边的什么东西,他不禁笑起来,捏着纸的手松开,指甲往屏幕上弹了一下,眼睛锁住了卡米尔的。

被发现的青年干咳一声,往后退了退“没什么,大哥手上的纸拿的太远了,我都看不清的。”对上的是雷狮的眼睛,亮晶晶的,他翻了翻眼皮,睫毛在眼前晃荡。

“这个?”听闻雷狮指了指面前被自己放下的东西,卡米尔点点头“明天比赛用的资料,时间还早,我就再看看。”他换了个姿势,手撑着下巴,脑袋有些歪。

“不早了,大哥,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我没记错的话你们还需要提前一个小时候场。”卡米尔正儿八经地开始报时。

“睡一觉的事,稳得很。”雷狮眼睛都不眨一下。

“那也应该是现在去睡。”他又说

“我现在睡不着。”紫眼睛里流转出一圈精光来。

卡米尔捧着他的杯子,盯着对面一脸满不在意的兄长叹了叹气。他早该放弃这种无意义的劝说,至少在面对雷狮时是无意义的。

而他大哥明显无视了自己的无可奈何,甚至对他皱在一起的眉头大加赞扬————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大哥,卡米尔在内心腹诽着。

“不过既然那么关心明天的比赛....”雷狮忽然把话锋转回来,特别认真地开口“卡米尔,你不觉得你应该提前给我点祝福吗?”

“我认为凭大哥的实力不需要那种形式上的鼓励。”

他说话一板一眼的,完全没有理会对方刻意营造出来的喜剧氛围。从侧面冲雷狮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从正面诠释了他对雷狮的信心。

雷狮挑挑眉,搭在桌上的手指轻轻叩着纸页。“就连战船出海也会提前寻求海神的庇佑,你对我可真是放心呐,卡米尔。”

“嗯,我非常相信大哥。”卡米尔喝完杯中最后一口水,利落地回复到。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着,直到他无意识地扯了一个呵欠出来,雷狮才敛了敛神色,招呼卡米尔一句去睡吧。

“我觉得比起我来,大哥更需要充足的睡眠。”这回换成对面的人无可奈何地笑了起来。

关掉电脑前雷狮又朝他招了招手,卡米尔听话地倾身上前,额头都抵上了屏幕,却还是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不是额头,正脸对着我,对,就是这样。”

然后他就看见雷狮伸手碰了碰屏幕,应该是自己嘴唇的位置。接着又抽回,触在雷狮的嘴唇上。

“晚安,出战的祝福我收到了。”

    

雷狮关电脑关得飞快,屏幕暗下去的颜色跟他的心一样脏。卡米尔愣在那里,半晌才会为过来刚才那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不就是一个吻吗,说什么祝福之物啊.....”

卡米尔嘟囔着,他脸上爬起轻轻薄薄的红色,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The  End

 

------------------------------------

 

真的没人会晃眼把祝福之物看成祝福之吻吗,反正我是x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