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灾祸

你好我是氧气:D
渣图产段打游戏,失眠嗜睡不早起
我太太 → @秋川水
🍅🍅🍅南伊厨🍅🍅🍅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TOZ=史雷米库
FF14=国服神意之地,ID/芙宁
APH=米英/独伊/露中/亲子分/洪普奥
凹凸世界=雷卡/瑞金/合法卡吹,疼爱埃米

其他=云纲/虎兔/银桂/鼠苑/夏尔/奥村燐/沙拉曼/天野远子/浅羽悠太/坂田银时

本命角色过激,洁癖有一点不太严重,已启动自主避雷√
感谢喜欢我破破烂烂文章跟图的你❤


【只要我不忘记,梦想就不会消失】

晚时

 

+雷卡

+深夜60分,选题=翅膀【反正一定不是你想的那个翅膀

+超时了一会,自裁谢罪,我的脑速太慢了orz

 

====================================

 

 

 

结束一整天的活动后,晚饭最好来个野营烧烤。

 

雷狮这么提议到,佩利非常高兴甚至蹦了起来,帕洛斯闭上一只眼配合地摆出笑脸,卡米尔托着下巴,凝神思索了一会。

“怎么了卡米尔,你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他走过来,勾住弟弟的脖子问。

“没有,大哥决定好就没问题。”卡米尔抬起头来,帽檐的阴影压着他湛蓝的眼睛,对上雷狮的目光。他摇了摇头,“那么先回休息区准备下工具和食材吧。”

 

 

接着过了一个小时,雷狮海盗团就在小河边扎了营。

“卡————米————尔————”

佩利趴在一块石头上,尾音拖得老长,非常不耐烦地喊着不远处站在炭火边小军师的名字。“我好饿啊,还没有好吗——————”他尖尖的牙齿碰在一起,磨得嘎吱嘎吱响。

卡米尔回头望了他一眼,没理会一人搭好帐篷的体力劳动者的哀嚎。倒是帕洛斯甩着小刀,把手里刚削下来的土豆皮往对面就是一扔。“也不知道之前是谁兴高采烈地同意说要吃烧烤的,狗狗的忍耐力可真是差劲呀。”

土豆皮不偏不倚正正掉在大个子的脸上,佩利骂了一句脏话,扯下来就扔了回去,还连着送给帕洛斯一声“呸”。

 

眼见两位手下即将爆发一场单方面的争执,老大却显得十足悠闲————雷狮也不打算理他们,他拎着刚打好的一桶水,放到帐篷前面就踱了过来。

卡米尔正在处理手边的那堆肉食,一盒一盒切装好的牛肉被他摆出来放在桌面上,整块的羊排则是手起刀落,吧嗒吧嗒切得整整齐齐的。

这小家伙,动作还是那么麻利。

雷狮眯起眼睛,想起离家前的日子来。

 

 

 

 

 

在雷王星的时候他吃的都是御厨精心准备好了的菜肴,从小吃到大也难免腻味了点,这种时候他就会去找卡米尔————曾经在宫外生活的卡米尔脑子里装着一部平民食谱,自从雷狮知道了这件事,就常常向对方讨要些没见识过的东西来尝尝味道。

卡米尔总是无奈的,最开始还带着讶异。我可是让你知道了我的全部啊,卡米尔,这种情况下还对我有所保留,不觉得很不公平吗?

说得义正言辞的,还不就是好奇。

 

 

 

 

用刀在鸡翅表面慢慢地划出三条口子,接着把它们浸进调好的酱汁里,拨个面,接着去夹盘子里剩下的。手边的炭火烧得正旺,隔着那丛火,热空气把视线都扭曲了一番。
雷狮从烤架的另一边绕过来,凑到卡米尔身边去。





先说......我会做的不多,而且都是很一般的菜啊。

过去的卡米尔一边小心地脱掉外套,一边系上块干净的白布。他站在厨房正中,冲着刚支走厨师们的雷狮说道。

知道啦知道啦,你都说过多少次了。过去的雷狮耸耸肩,把那顶高高的白色圆顶帽套到卡米尔的头上。我都说过我不在意了,你还是专心点好好做吧,我可是很期待的,别让我失望啊,大厨。

过去稚嫩的一张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已经放上烤架的野猪肉飘散出撩人的香味来。

雷狮把双手插进裤兜里,勾下腰凑拢了卡米尔。身边的人顿了顿,翻覆食材的手停了下来。“大哥,怎么了?”卡米尔抬头看向他。

“哟呵,烤鸡翅啊。”雷狮的目光停留在握着夹子的那双手上,声音里透着一股喜悦。“还挺久没吃了。”

“嗯,我看冰柜里摆出来的蛮新鲜,味道应该不错。”卡米尔把头转回来,挨个将鸡翅放进铺好了锡箔纸的烤盘里。

雷狮悠悠然看着弟弟摆弄,隔会伸手抓了一边的刷子过来,往盆里蘸了蘸,开始给摆放好的鸡翅上刷酱汁。

“大哥,我以为你是来帮忙的。”比如看一下那边的野猪肉有没有烤好。卡米尔余光扫到雷狮正在做的事情,在心里叹了口气。

“嗯?我不是在帮忙吗?”雷狮仍低着头,刷子在烤盘上来回移动,满不在意。“我觉得肉熟了,让佩利拿去吃吧,他都快把林子里的狼给嚎出来了。”说完这句话,雷狮直起身来,把刷子一扔,沾到酱料的大拇指放在唇边舔了舔。他冲卡米尔笑,烤盘上他拨弄着连成一片的鸡翅被摆成了C的形状,站在卡米尔的角度看,竟然也有点像嘴唇翘起来的弧度。

“帮忙给辛苦劳作的弟弟带来欢乐吧。”





小卡米尔想了很久,最后还是烤了两个鸡翅膀给小雷狮吃。

小雷狮吹了吹刚出炉的食物,大口咬了下去。呼......还挺烫。他张着嘴快速呼着气,等到嘴里被扯下来的那块肉温度下降一点后又嚼了会,咽下去。

嘶,好甜啊。卡米尔你不是说这是辣的吗?小雷狮咂咂嘴。

不是辣,是蜜辣......小卡米尔补上一句,我没怎么做过......在家里做的时候也只能放点糖......他的目光望桌上摆着的蜂蜜罐子游移。小雷狮迅速心领神会,把另一只鸡翅掰开,吹了两下塞进了弟弟嘴里。

那就吃吧。他手上还拿着那块咬了一口的,盯着小卡米尔,你喜欢吃甜的吧,况且,这个味道还蛮好的。






帕洛斯甩了甩青菜上的水珠,把烤好的肉排递给佩利。躺在石头上的人几乎是一嗅到那股香味就翻过身蹦了下来,非常积极地接过帕洛斯手中的盘子。

“饿死我了!”也顾不上温度,他急匆匆地咬了一口来安抚自己的胃袋,接着抹了下嘴巴,往身后望了一眼。“不是开饭了吗,老大怎么不来吃?”

“忙着和小翅膀追忆酸甜苦辣呢,哪有功夫吃饭,你以为都跟你一个样?。”帕洛斯一个番茄砸在佩利脸上,扯着他脖子上的大珠子就往外拉。“走了蠢狗,咱们换个地方吃。”

河水刷啦啦冲着卵石流经一边,太阳落了山,深橘红色的光芒映照下来,炭火让空气也暖和起来。

卡米尔跟着用食物玩拼字的雷狮,把旁边的盒装牛肉摆成了L。

算了。他脑子里传出一段旋律来,藏在帽檐下的眼睛眨巴眨巴,透出一股喜色。

这样子,倒也还不错。

卡米尔想,风吹过来,帽子上的羽毛轻轻飘动着。

————————the  end—————————

参考了自己以前烤鸡翅的配方

蜜辣烤翅真的很好吃x

 

评论(8)

热度(60)